陈年之春


半暝之间 1

我被吵醒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看见兄弟们依然热火朝天地在打牌,这个热火只能是烛火,因为电源为学校控制,所以开夜车打牌的光源只能靠蜡烛来奉献。看到我醒来并下床,刚才大叫的那家伙笑嘻嘻地调侃说:“叫你起来方便,哈哈!”我骂了他一句,睡眼朦胧地往卫生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