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梦庄周


南柯二梦

  这梦是白日里做的,俗谓白日梦,白日梦这词本直陈这事儿没有实现的可能,无奈蝶梦庄周,还是给吓出了一身汗,深究缘由,大概是我潜意识里为大学没打一场群架深以为憾,所以这梦就给我重重地补偿了下,妈的口味也太重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