薅羊毛而吹牛逼


漫话某岭 1

那年高考我和老爹下山,当时车过某岭,是条极其委婉的盘山路,当年有名驻守当地国民党的师长在此豪迈题句曰:一关之雄!某岭为古往今来兵家必争之地,有后人讽刺:一关之雄,仅能官至师长。我年少无知,觉得这个讽刺很有味道,也照此在老爹面前讽刺了该师长,没想到被老爹好一顿训斥:“你能官至师长,我便要烧高香了!”因为从小没志气,我并没有从此信誓旦旦要当个总司令委员长之类的来证明什么才是“一关之雄”。相反的对于军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