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回应


一点记忆 1

我常常在车上的时候会浮想联翩,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并不刻意地叮嘱自己呆会要写下来,结果下车的时候就很彻底地忘记了。然后我就想,哪天我真的要专业地写东西,并刻意追求灵感的话,可能要买一辆房车,然后专心致志地在里面写。但到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车必须是动的,否则我的感觉就和坐在办公室没什么大的不同。这样说来,我就还得请上一个专职司机——这成本越来越高了。这些想法都是很无聊的,因为我目前自己的生活都有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