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求告


公交车、爱情及其他

因为了莫名其妙的原因,然后就必须坐公交车了。 其实我蛮排斥这个的,以前在不远的地方工作,我宁可步行或者打摩的也不会去坐公交车的,我讨厌那种晕眩的感觉——它来自别人的制动、机器和人混杂的气味。 这些都不算什么,我是说,如果它能准时一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