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癖


错觉

那一日车过QY,这是个小镇,路边的房屋低矮,四周又空旷,风低低地吹,带些沙石纸片在那里故弄玄虚地转,很有点像老美西部片里的场景,我们这的基层搞工作还是沿袭以前大字报的作风,其实大字报是沿袭当时国统区里地下工作者贴传单刷黑体字的作风,现在城市电线杆上的弄堂里的那些个老军医、办证之类的狗皮膏药并无其他的渊源,只不过跟政府活学活用了而已,就好比政府会收税黑社会就会收保护费,人同此心心同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