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桥别故里


遥远的桥

昨晚酩酊入眠,梦大雨倾盆,水漫蜗居,几无立足之地,眼前浩渺似江河决堤,而对门外贸的却一派晴朗景象,于是寻思渡这天来之河,突然有人在耳边说道:“桥不是不在了么?”闻言之下心中一痛,于是醒了过来,怔怔地想了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