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吐槽

Z在七夕的第二天问我:“你去年还为七夕特地吐槽了一番,今儿怎么没了?”

我觉得我很有必要码点流水账回应一下:

我那天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全不占,也正是那天,我发现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并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没有情人的情人节还食物中毒了。这件事的坑爹指数很高,比如阿隽就沉吟了下跟我说:好像只有圣诞节鬼上身可以媲美了…… 继续阅读“迟到的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