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曲回肠


二胡

常常在听《二泉映月》的时候慨叹,这几乎是为演绎忧伤而作的乐器,如泣如诉的音色,犹如对着寒蝉古月的呜咽,闭上眼,仿佛就能想象演奏者的九曲回肠,我觉得二胡并不适用于与其他的乐器和声,它太特立独行了,仿佛天生的孤独者,即便似有愁苦也只供自己研磨酝酿,来来回回间就能让你潸然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