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暝之间

我被吵醒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看见兄弟们依然热火朝天地在打牌,这个热火只能是烛火,因为电源为学校控制,所以开夜车打牌的光源只能靠蜡烛来奉献。看到我醒来并下床,刚才大叫的那家伙笑嘻嘻地调侃说:“叫你起来方便,哈哈!”我骂了他一句,睡眼朦胧地往卫生间走。 继续阅读“半暝之间”

一个理想事件的破灭

我是个法科学生,了解所谓事件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与当事人的意志无关,是个纯客观现象。理想事件就是万事俱备的天作之合,可遇而不可求。

我们的宿舍楼是宿教一体并男女混住的。这两个定语使得这幢楼在整个中国的高教体系中都可以称得上是特立独行:楼有四层,一楼是教室,二楼是男生宿舍,以上为女生宿舍。但因为学校无甚名气,所以这楼也一直未能彰而显之。 继续阅读“一个理想事件的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