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冷语

那天我说了希望下一场雪,然后附近就真的下雪了,只是我没见到,略遗憾。当然我见过纯粹的雪,不过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儿了,当时我也没有多兴奋,感觉很自然,面对美的东西就不一定非得惊艳才行,有这个条件,然后美了,就很自然。

前几天的那种冷我已暌违多年,哪个谁让我离开被窝我都要惊悚地想一下我是不是曾经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儿。然后我就觉得吧,温室效应这个东西挺狗屁的,喊了三四十年了,该冷的时候照样让你抖得很有节奏。至于比基尼的布料越用越少,甚至于c字裤都堂而皇之地扣在裆部招摇过市,好像倒可以是个大气变暖的证据。 继续阅读“冷言冷语”

给我那场雪

The-family-man

尼古拉斯•凯奇据说在2008年之后就变得很拮据,然后他开始饥不择食地接拍电影,多烂的片子他都接,表面上看来好像很高产,但作为影迷,不免要为他的天赋与时光感到惋惜,也可能他自己都想不起来他曾经出演过《勇闯夺命岛》与《变脸》了吧。

更年轻一点的时候,尼古拉斯•凯奇的作品里,我只看过他出演的动作片,没察觉他有多立体的演技,直到他的《居家男人》和《天气预报员》,前者是一部很浪漫而又让人感伤的影片,所以我打算唠叨唠叨。 继续阅读“给我那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