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门大宅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曹七抬头看了看城门上的“钱塘”二字,笑了。 曹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所谓随遇而安,对于衣衫褴褛却背着一把剑的人来说,大概是最好的选择了。 城里车水马龙,红男绿女,熙熙攘攘,这俗世看起来也有几分可爱,曹七不禁萌生了要在闹市里住一宿的念头,于是他就近找了家门面看起来并不堂皇的客栈打算在此歇脚。


新年新扯淡 1

整个2015年我就写了一篇半的字,有一篇之所以只能算半篇是因为字太少,纯属偷懒。因为内疚,所以打个五折。想想现在域名和空间都这么贵,续个费连折都不给打,我居然一年下来只码了这么点儿字,简直有点嫖娼早泄的沮丧。 码字这个东西持续性是很重要的,时隔太久还来故伎重施总是有点生涩,好比异地恋久别重逢的当儿想亲热却尴尬得无从下手,遣词造句都会犹豫许多。扪心自问自己少码字和当前博客衰弱的大流有没有关系,我的答 […]


冷言冷语

那天我说了希望下一场雪,然后附近就真的下雪了,只是我没见到,略遗憾。当然我见过纯粹的雪,不过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儿了,当时我也没有多兴奋,感觉很自然,面对美的东西就不一定非得惊艳才行,有这个条件,然后美了,就很自然。 前几天的那种冷我已暌违多年,哪个谁让我离开被窝我都要惊悚地想一下我是不是曾经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儿。然后我就觉得吧,温室效应这个东西挺狗屁的,喊了三四十年了,该冷的时候照样让你抖得很有节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