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凡之路

平凡之路


以下纯系一家之言,如有雷同,实属见鬼。

听朴树的歌,总有一种汗毛孔被打开自由呼吸的感觉——这可是洗面奶广告上的广告词。朴树此次为《后会无期》创作的《平凡之路》一样具备如此的效果,音箱里朴树一如既往颤抖的声线让我头皮发麻——我真没夸张。

这不是为一首太年轻的人准备的歌,话说回来,正常的年轻人又有几个知道甘于平凡呢?人年轻的时候都各个忙着自命不凡,总以为天空才是自己的极限,一直要等到看过山和海,到过高处却掉落深渊最后又回到平地,流浪过天涯海角又风尘仆仆回到故乡,才知道平凡才是最好的宿命。“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继续阅读“不凡之路”

午后狂热、灵感不灵

猪想者

任何从事创造性工作(呃,这五个字要连起来念,越快越好,严禁在“创造”后面恶意停顿)的人,如果还有那么点追求,都会陷入灵感缺失的困境,拿捏文字的人肯定也是其中的一种。当年钱钟书先生写完围城后,杨绛曾问他还想不想写小说,他是这么说的:“兴致也许还有,才气已与年俱减。要想写作而没有可能,那只会有遗恨;有条件写作而写出来的不成东西,那就只有后悔了。遗恨里还有哄骗自己的余地,后悔是你所学的西班牙语里所谓‘面对真理的时刻’,使不得一点儿自我哄骗、开脱、或宽容的,味道不好受。我宁恨毋悔。”所谓的才气,我宁肯理解成灵感的集束化,钱老先生作为学者,不必跟创作互相为难,而实打实以创作为生的作家,没有灵感不是你不工作的理由,李敖说:妓女不能等有了性欲才接客,作家自然也就不能有了灵感才来写作。实在语妙天下! 继续阅读“午后狂热、灵感不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