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9月, 2012

于流域听流水

星期日, 9月 30th, 2012

——从《威尼斯的泪》发散开去

不经意间就把《威尼斯的泪》循环播放了一个晚上,这首歌对不由自主的那部分人杀伤力巨大,杀伤的同时又可以排解心里郁结的那部分,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也,外伤毕竟比内伤来得清楚剔透些,也不显得那么冤枉。

这首歌首屈一指的杀伤力是因为它的歌词,很多都是可以轻易概括阅历的至理名言,比如:

你比谁都清楚真心离伤心最近,感情细腻竟是命运伏笔;

说到感情有人懂得转圜有人太绝对;

其实明明了解就是在当时,解不开死结…… (更多…)

捣练子·残夜

星期五, 9月 28th, 2012

秋色黯

意如酲

憔悴行人憔悴灯

书却残笺翻乱案

此心此梦伴残生

迟到的吐槽

星期五, 9月 7th, 2012

Z在七夕的第二天问我:“你去年还为七夕特地吐槽了一番,今儿怎么没了?”

我觉得我很有必要码点流水账回应一下:

我那天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全不占,也正是那天,我发现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并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没有情人的情人节还食物中毒了。这件事的坑爹指数很高,比如阿隽就沉吟了下跟我说:好像只有圣诞节鬼上身可以媲美了…… (更多…)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