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归档: 2012年8月s


名状

感冒第三天,声音逐渐变得性感,当时还在六月份的时候,在一片咳嗽擤鼻涕的动静里,我独孤求败地说:“劳资已经不知道感冒是啥知觉了!”结果乐极生悲,这免疫宣言给感冒听到,它很不高兴,于是六月中旬便重重感了一次冒,那些失去的敬畏立马回来了! 感冒这东西很不上路,感了第一次,这回又来感第二次,很有要跟我滴血认亲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