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乐


竹筒饭餐厅里误会的二丁目的拓也 1

这事儿有一段时间了。 我原来以为会在某个咖啡厅听到这歌的。前奏部分让我正在撕扯肉片的嘴一下子慢了下来,吃饭的时候放民谣吉他我真是不知道为什么。然后我听到一句“懂小姐……”,我就纳闷这歌手怎么懂得这么多呢?


不凡之路 2

以下纯系一家之言,如有雷同,实属见鬼。 听朴树的歌,总有一种汗毛孔被打开自由呼吸的感觉——这可是洗面奶广告上的广告词。朴树此次为《后会无期》创作的《平凡之路》一样具备如此的效果,音箱里朴树一如既往颤抖的声线让我头皮发麻——我真没夸张。 这不是为一首太年轻的人准备的歌,话说回来,正常的年轻人又有几个知道甘于平凡呢?人年轻的时候都各个忙着自命不凡,总以为天空才是自己的极限,一直要等到看过山和海,到过高 […]


于流域听流水

——从《威尼斯的泪》发散开去 不经意间就把《威尼斯的泪》循环播放了一个晚上,这首歌对不由自主的那部分人杀伤力巨大,杀伤的同时又可以排解心里郁结的那部分,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也,外伤毕竟比内伤来得清楚剔透些,也不显得那么冤枉。 这首歌首屈一指的杀伤力是因为它的歌词,很多都是可以轻易概括阅历的至理名言,比如: 你比谁都清楚真心离伤心最近,感情细腻竟是命运伏笔; 说到感情有人懂得转圜有人太绝对; 其实明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