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结局

一次别离

伊朗的电影,我只看过两部,一部是名作《小鞋子》,另外一部就是接下来要唠叨的《一次别离》——这个流传最广的片名偏偏是翻译得最烂的那个。前者深深地感动了我,而后者对现实深刻的摹写令人不无震撼。

关于这部电影有个著名的八卦就是:女主角蕾拉·哈塔米在戛纳电影节开幕式上被电影节主席吉勒斯·雅各布亲了一下脸颊。虽然只是这么蜻蜓点水的一下,但雅各布亲在蕾拉·哈塔米脸上,痛在伊朗人民心里,于是伊朗国内的保守人士就感觉他们菊花被爆了一样,纷纷要求本国司法部法庭判处蕾拉·哈塔米鞭刑。我在搜到女主角的照片之后我就觉得:艹!你们这是赤裸裸的妒忌,学点怜香惜玉,好不好?!不要的话赶紧出口到俺们这里来!反正咱们可是从唐朝就开始做生意了! 继续阅读“无言的结局”

不得已的自由

单车少年

单车少年,这个片名给了我很多联想,甚至脑海里还有部分《十七岁的单车》情节在跳跃,但在影片开场五分钟后,那些想象就消失了,因为完全是两码事。

达内兄弟

达内兄弟的作品还是首次接触,所以对这两个看起来有点和蔼的老头一无所知,从他们的镜头看来,他们明显在纪录片上颇有造诣。此前我一度很不理解为什么要搞手持摄像这一套,但从《拯救大兵瑞恩》之后就慢慢觉得,如果你想用镜头带来临场感与紧迫感,手持设备是很有必要的。 继续阅读“不得已的自由”

你的天宫,他人的地狱

(305)

这电影我没看完,忍无可忍地跳着看了会,发现就连这样都受不了,然后直接不看了,近年来的片子,很难有一部的槽点能多得过这部。这片子槽点很多,而且很低级,这年头清白做人不容易,蹦的高的一般都没什么节操,所以越是大的明星就越是大的垃圾,这剧本也能接?靠!不得不说,发哥选剧本的眼光,越来越像凯奇了。

从菩提祖师在这里居然演出太白金星的戏码开始,我就开始没耐心了。菩提的层次,好歹要跟如来平分秋色的好吧?这垃圾片里直接给玉帝打工去了,还时不时地跟二郎神怒目而视,卧槽,有点境界好不好?另外这演员的气质低俗,街头算命的都比这演员要来得仙风道骨一些。 继续阅读“你的天宫,他人的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