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随笔’ Category

且让我想想

星期六, 十二月 31st, 2016

我也不晓得到底有啥要写的~LOL!!!

赤脚医生

星期一, 十月 10th, 2016

69405530_6

在我国卫生保健制度尚未健全的时候,有一种司职于农村基层保健工作的职位,就叫赤脚医生。他们一般受教育程度都不高,基本上都是本村的人,有的可能跟医学有些渊源,比如祖上行过医什么的,但大部分是没有,只是接受了一些基本培训,拿个手册就上岗了,我觉得高层当初的想法应该是聊胜于无,但是没想到在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过渡过程中竟然造福无数。 (更多…)

冷言冷语

星期六, 一月 30th, 2016

那天我说了希望下一场雪,然后附近就真的下雪了,只是我没见到,略遗憾。当然我见过纯粹的雪,不过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儿了,当时我也没有多兴奋,感觉很自然,面对美的东西就不一定非得惊艳才行,有这个条件,然后美了,就很自然。

前几天的那种冷我已暌违多年,哪个谁让我离开被窝我都要惊悚地想一下我是不是曾经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儿。然后我就觉得吧,温室效应这个东西挺狗屁的,喊了三四十年了,该冷的时候照样让你抖得很有节奏。至于比基尼的布料越用越少,甚至于c字裤都堂而皇之地扣在裆部招摇过市,好像倒可以是个大气变暖的证据。 (更多…)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