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文教师


今天是教师节。

先不管你是不是老师,反正我祝你教师节快乐!

在学校里混了十来年,遭遇的教员犹如过江之鲫,现在大多数已经面目模糊,偶尔几个个性鲜明或者真正有所赐教的,则忘也忘不了。

这里以语文老师为类型,挑一些作为为了忘却的纪念,就以时间上的先后来排行吧。

一、我上小学的时候,由于师资的问题,学校里还存在大量民办教师,教语文的那个女老师就是民办的,长相颇可爱,之所以记住她是因为当时有个同学叫她妈妈,我们都在那里哄堂大笑,这老师一时间满脸绯红,颇有些醉人的仪态。

二、一个对工作极其认真的中年妇女,教拼音那会几乎每个音都要重复很多遍,一堂课下来她的声音都变了,嗓子哑了,看她上课第一次让我觉得教师这个职业是累人的,现在这样视教学为使命的老师确实难得一见了。

三、迂人,说他是腐儒好像还算夸他了,因为儒这玩意儿是需要学问的,他不多甚至没有,此人推崇唐诗,嫌教室的黑板不够用,自己在土墙上硬刷了一层黑漆,每日一诗地要学生诵读,个人认为读诗这东西要高人点化才成,光是读得像顺口溜是没用的,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云云,应该追求的不是顺口溜这种境界吧?所以此举不仅惹得学生烦也讨了很多同事的厌,大概特立独行总是容易招致异见的。此君虽然以爱诗著名,可是真要他作,也只有“祖国江山一片红”之类的水准,这就让人讨厌了。文气不良的人,好作品给他读也是种浪费,因为无论何种风骚,他会把杰作拉到自己的品味范围里来咀嚼,焚琴煮鹤说的大概就是这回事儿。

四、此君教书中规中矩,我在他的课堂上无意中捣了一次蛋,记忆犹新:当时他在教写信,手撑住讲台往下面问道:“比如姓王的写信给姓孙的?这信封要怎样写呢?”我在台下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爷爷写给孙子的么?”结果满室俯仰不止。这老师有点恼了,过来揪了一下我腮帮子,并不很痛,大概只是想提醒我:你调皮了!

五、老学究,老则老矣,走路笔挺,因为他是当过兵的,为人刚直,所以在运动年代被贬还乡当孩子王,至今怨气不减。因为古板所以与年轻同事之间势如水火不能相容,当时甚是流行“冬天里的一把火”,此公睥睨说:“这是山里赶野猪,算得唱歌么?”遂成一时之舌华,流传甚广。因为老,所以古道在胸,每每看到学生不听话,将黑板擦往讲台上一丢,横眉怒目曰:“我教书是凭良心的!”当时同学,多有不乖,记得有一回同学做贼,怕回家挨打,于是逃家,老学究连夜帮着学生家长满镇子寻查,险些摔出个不堪来,责任心可见一斑。虽然管学生手段强横,可是对自己儿孙的飞扬跋扈却一筹莫展,所以他的后辈,倒是以不肖见长,我觉得这应该算广义的惧内中的一种,也难怪他当不稳兵,PLA向来都是内战内行的啊,他在这点明显不合格了。

六,一初出茅庐的年轻教员,长着一双倒吊三角眼,嚣张得不得了,此君与我常常互相折磨,因为我凡事不肯认真,他看不过眼,就处处刁难我,比如我常常迟到,站门口喊“报告!”他头也不抬地一挥手:“你去玩你的吧!”然后我就抱本小说到学校旁边的小山上去了。有一回正在上课,他突然问我:“你为什么盯着我看?”我当时极为错愕,心里想:“我操!学生上课不看老师难道看老二啊?”当然我没出声,然后他又说:“到后面站着去!”然后我就站了一节课。再后来他的课我都懒得上,他也懒得点我的名,可是对我无妨,因为考试的时候,我的成绩总在数一数二,我暗自得意:“这驴,跩屁啊!”后来这家伙发现这样不行,整不到我,然后就出绝招了:不让我参加期末考!我无考一身轻地跑回家休息,结果被家人发现,然后他们就说问题大条了,然后当晚就去跟这老师沟通去了,回来批评我说:“你老师说你不像学生,换了别的学生不让他上课会在门口徘徊哀告,以求得原谅,你怎么扭头就走了呢?他说你年纪才这么点就玩世不恭,长大了还得了?所以不给你考试是折折你的锐气!”我心里暗笑:“这王八蛋扯蛋变王八了!”后来这厮没再刁难我,而且渐渐地互相处得不错,再后来他就调走了,而在我波澜不惊地上着课的时候反而会觉得无聊,难免还会想他一两回。

其实事后想来觉得这厮比我还不成熟,中文系刚刚毕业自以为青年才俊,却落魄到当孩子王,心里郁结无数,平衡不了,到处找人出气,学校领导当然不是他的对象,所以就只好找学生了。对于后面几排的大块头,此君喜欢挥拳相向,对于提早发育的少女,则亲密过度,一女生常年给他洗衣服,听说洗着洗着就怀孕了,然后他就调走了。我当时坐第一排,枯干瘦小,弱不禁风,是打不得的,脾气又大,大概只适合刁难了。

七、接任的是位脸庞小巧皮肤细腻的女教师,人小嗓门大,眼神透着聪慧,并有些锐利,所以要带眼镜遮掩。本来以为她大概没什么绝招,可是我错了,因为有一大个子同学试图挑衅她,结果被她一耳光扇出鼻血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能以四十五度角仰望教室天花板,这个结局很是震撼,当年的学生都营养不良,都贫血,于是马上全体镇住了。我因为语文成绩好,很得此女器重,我也很尊敬她。听说她与体育老师有过不少瓜葛,所以每逢这俩冤家同场,我就一直想看看她会不会有什么不同的表情,可是每次都让我失望,那张小脸上始终沉静如水波澜不惊,我就想这妞太懂得美容了,这样不会长皱纹的,真高!这位老师无论形象气质都与影视作品里的相符,很是typical。

八、闷骚男,备课认真,基本在课堂上找不着纰漏,气质斯文却肌肉发达,喜欢太极拳,听说刚来学校的时候还和学生有互动,比如教学生打拳之类的,过不了几年,此君突然与人疏离,所有的语文老师里,就数他是我最不了解的,所以也算特别。

九、小胡子,比袁世凯那种规模略小,接近山本的那种,所以同学们愿意叫他“小日本”或者“藤野先生”,学问稀松,最明显的个人标签是喜欢把“白”念成“北”,此君上课时时常为人挑剔,结果一堂课下来教案上打满补丁,他又喜欢动手,显见得不是个君子,最常用的方式就是把书卷起来敲人脑门,海淀出的那种试题集用起来最为顺手,被他敲打过的同学无不痛恨海淀区。除此之外,若是不乖的同学与他相距甚远,他还有一手来对付,那就是丢粉笔,准头准得可以去教射击。

可以说,在小胡子之后就没碰见语文老师了,老师依然有,可是多数和学生一样在混日子,弟子礼无从执起,这场面有点滑稽,老师没得教,学生不想学,简直可以同病相怜,所以大学的酒馆子里,老师学生一张桌子上划拳喝酒的场面并不鲜见,觥筹交错在昏暗灯光下,是蹉跎岁月最为经典的背景。

是为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