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罗萨


 

刚才上论坛的时候有网友跟我聊天说:你知不知道,今天是巴巴罗萨计划实施的第七十周年?……好吧,我还真是不知道。

巴巴罗萨计划是纳粹德国对阵社会主义苏联的开始,一个是国家社会主义,另一个是社会主义国家,想当初我很是困惑,既然都是社会主义,应该同穿一条裤子,何必自相残杀以至于亲痛仇快?后来才搞明白了,国家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国家就好比公关与关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玩意儿,希特勒的社会主义只是个包装,其实在是民族主义,也就是说希特勒这家伙是个牛逼的德国愤青,愤出了一定的境界就想一统江湖,然后就把这个世界捅成了一桶浆糊。其实无论哪个国家执行的是哪个主义,它们都有利益之争,景德镇当初也为了个珍宝岛和社会主义老大哥干得有我没你,所以伪善的英国佬倒是说了句大实话: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从大的背景上看,巴巴罗萨计划当初是不应该被执行的,因为英国这个小汉堡还没有解决掉就去啃巨无霸苏联真的很冒险,两线作战这种事考验的已经完全不是作战能力而是战备资源了,德国当初的准备并不很合适当这场规模空前的战争,而这些资源拿去解决英国是比较合适的,英国佬虽然是同盟国中的一员,但是在战争中的表现却非常的不够义气,直至现在仍然有相当部分的法国人对英国人恨之入骨,因为两次世界大战中英国都是隔着法国挑逗德国,但是一旦德国勃起了,因为法国就在隔壁,近,操的都是法国,而且法国又非常的不耐操,英国隔着英吉利海峡这条贞操裤挥舞着皇家舰队这条鞭子肆无忌惮地只管叫丘吉尔打嘴炮,可实打实地帮忙就免了,所以法国人对英国人这种作风的深恶痛绝是有充分理由的,按理说,英语在全世界都是很流行的,可是在法国英语却遭遇了相当程度上的抵制,这和法国人的民族情绪也不无关系。

按照当时的情势,德国进攻苏联只是个时间问题,至于众说纷纭的“大雷雨”计划很难得到证实,如果有实在的史料可以证明这一点的话,越发说明巴巴罗萨计划不能用希特勒发神经来解释。按照各种事后诸葛亮的说法,巴巴罗萨计划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被执行了,但是换成另外随便一个人,在西线的疯狂胜利都无可避免会让人骨头轻,所以希特勒就以为凭借德军的装甲集群可以轻易击败苏联,就像在西线击败法国一样,但是老毛子的宣传工作做得不比纳粹差,红军个个都是义和团啊,所以士兵的拼命程度是法国人是没法子比的,而且苏联人拥有的最大优势几乎被德国人忽视,那就是苏联幅员广阔的国土注定拥有的战略纵深,从版图上比较,德国相对于苏联简直就是个立锥之地,在立锥之地上长大的人可能对纵深这玩意儿没概念,所以当德国人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迟了。

巴巴罗萨计划最初定下来的执行时间是五月十五日,但是因为意大利人空前的不给力,致使德军错过天气、贻误战机,使得莫斯科成为德国人的滑铁卢,常言说得好啊:“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用猪来形容意大利人在二战中的极品表现其实真的是侮辱了猪,丫怎么就不记得当初他们祖宗是怎么征战杀伐的呢?丫怎么就不记得什么是罗马帝国了呢?

1941年6月22日的早上4:45分,邪恶轴心发动了这场希特勒心痒难耐的战争,德国佬与匈牙利、罗马尼亚这些小弟们所集结的三百多万地面部队正式发动了进攻,德军兵分三路:北方集团军,由冯·李布元帅指挥;中央集团军,由冯·博克元帅指挥;南方集团军,由冯·伦德施泰特元帅指挥。这三个名字里带“冯”字的鸟人率领着数百万军队从绵延数千公里的苏德边境线开始发动闪电袭击,无数的炮管在晨曦之下泛着冷光吐着火光,无数的飞机遮天蔽日地向东飞去并倾泻以万吨计的炸弹,这绝对是人类战争史上空前的一页,当初苏联的边境部队大概在二百六十万左右,想想看,三百多万对阵两百多万,如果有一个超级超级大的宇宙广角镜,就可以把这一幕如实地记录下来,如果你喜欢看热闹,那么你一定会很high,因为谁也没见过这么大规模的群P啊……PK的P。

这不可避免让人联想到战争形势的演变,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战争形式已经不再依赖于人员的多寡,一般来说只要一方掌握了信息优势,紧接着进行一番精准的外科手术式打击,就几乎把战役的胜利牢牢地握在手中,老美在两次打击伊拉克都是这么搞的,这种高效的战争更人性化一些,因为不会导致大批人员伤亡,至于在场面上的震撼与当年就无法比拟了,密集冲锋与两军挖战壕对垒如今已确凿地成为了历史,战争形式随着人类文明的进展而越发显得温文儒雅,从冷兵器时代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到火器时代举枪对射再到现在流行的远程打击形式,战争中的流血现象正在逐步大量减少甚至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直接消失,这对于人类是好事,不过人类还有劣根性,于是他们会在各种文艺作品中寻求残存的铁血影像并深深地怀念那个年代,这是无可避免的,因为每个平庸生活的人都希望有一场凭据丰满的想象来刺激自己的日渐衰朽的胸怀,因为现实里要豪迈起来总是那么的难。

靠,尼玛,时间变成昨天了,罢了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