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


我每天出去的时候都会路过那个商城,商城生意兴隆,人流络绎不绝,所以也引得乞丐时时来光顾,商家多半讨厌,可是毫无办法,因为照元朝的排行,人分十流,乞丐不幸位列其末,人家都坦荡荡地最后一流了你还想怎么样?况且和谐社会里是不提倡杨志和牛二一般见识的,所以老板们知道跟乞丐讲理或者动手在伦理上都有点不合适,只能顺其自然。

亏了有关部门的大力宣传,现在的乞丐也戴三个表,与时俱进地科学发展所以今非昔比,甚至头发该六四开的也要改成三七开,不但尘灰之色一扫而光,衣着更是一个赛着一个地光鲜亮丽,个别不修边幅的,还真不敢说自个儿是吃要饭这碗饭的——这句子很是拗口。如果他们没有在地上写字,以我的功力,绝不会火眼金睛地判断出他们的职业。

有人研究过乞丐经济学,还是很客观的,乞丐们选地儿和大老板买商铺一样,都是毫不含糊的,首先要有地,这地儿还得人流量大,对这人流量还得考究个效率,比如它要有对称的金融活动人流量才存在意义,因为这些人会带动附近的现金流动,这就有赚头。否则单看人流量的话,丐帮总部的人流量想必也不少,可是帮里的兄弟会给钱么?兔子尚且不吃窝边草,这种干法简直的就是抢吃窝里草,不怕帮规么?

乞丐们找到地,素质一般的往往只会在地上写几个歪歪扭扭的字,大概说些什么钱包丢了肚子饿要吃饭请恩人施舍几大洋云云,然后就很害羞似的勾着头只顾盯着自己的裤裆,好像暗示路人自己赤子之心犹存,这活儿干得不是很堂皇,只能与胯下相顾无言。

我曾在商城的西门看到过一位这样的丐者,虽说与时俱进没错,可是他简直的就前卫了,背了个簇新的阿迪达斯的包包,戴着潜水表,穿着英伦风的尖脚裤,蹲在地上承压的是一双李宁跑鞋,那地上写有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钱包被偷,求好心人给三元钱吃饭!”力道用得很足,仿佛把恨那个子虚乌有的小偷的劲头都用来写字,所以入地三分,旁边一堆断去的粉笔头足可证明这一点。像这种打扮,悍如城管,也没理由抓他,人家潮成这样,你还敢说他影响市容么?再说了,比你城管还影响市容的,地球上有么?那时候我刚下班,饥肠辘辘,穿着一双皮开肉绽的仿鞋站在他面前,自卑心平地里升了三尺,再看了他的书法,是如假包换的涂鸦,不过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蛮力应该不错,要不然我直接就抢他了。

素质好些的就有点近似欧美的街头表演,虽然同样用粉笔,可是靠的是实力,他们往往精于叙事,片刻间就能把自己不堪的遭遇三言两语地刻画在水泥地上,不但结构简练而且用词精妙,给人感觉不去写史书简直的就屈才了。乞丐这样的行乞方式,往往有多种效果,头脑率直的人会想人家出力了,给点也不是什么吃亏的事儿;深心的人会想,这真是人才,可惜当了乞丐,心里先是起了同情,顺利给钱,然后再想,这什么世道!不平渐起,于是回去的路上还要把杀千刀的教育制度再给骂上几遍,这才着实的宽了点心。

再往上数的乞丐那就不得了了,这种乞丐在行乞方面的技术与经验都浸淫已久,就像走火入魔,什么铤而走险的事儿都干得出来,他们喜欢走极端,比如自残,视觉效果惊人,来钱自然就快,一般说来,敢自残的家伙去残害别人往往都是不假思索的,所以给小孩吃安眠药或者拐来小孩再弄残废这些事,对他们的心理承受力,不会是太大的考验,这种案情对我们普通人来说自然令人发指,可是这些视自身尚且为外物的“人”,显然可以泰然自若。

还有一些乞丐,行事精巧,完全是诈乞,好像是清末的吴趼人(不甚确凿)在一本书里也提到过这个,说是丐者坐着行乞,看似跛豪,突然之间就起身“狂驰以去”了,状甚惊奇。既然清朝有现在也有,说明这也是丐道传统,现在这种时势,只怕会是发扬光大的好时候。

原本行乞是鳏寡孤独者走投无路之时的谋生手段,而从改革开放之始至于今日,乞丐已经明显地职业化,女人的贞节都可以买卖,脸皮又值得多少斤两?大家索性都当了那只好猫吧!对于行乞的人如果想钱脸兼顾,那就只好去理个光头投靠寺庙,这样子出来要钱理直气壮,乞丐要饭叫行乞,和尚讨钱名化缘,好听了好几倍,何乐而不为?

于是滚滚红尘里,寺庙可以上市尼姑可以买房,以出世之名做尽入世之事,似已不足为怪耳。至于《笑林》里调侃的“月明和尚青山去,日出尼姑白水来”这种事,最好还是不要做出的好。

备注:本文的一切,只是针对造作,对于不得已之从事,则有同情而无不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