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妖姬 1


唐朝开元年间,有个叫姜皎的人,官当得不大也不小,官职当时叫秘书监,差不多也就相当于现在国家图书馆馆长,略有些才华,无不良嗜好,高兴了还作一两首诗,就喜欢画个老鹰乌鸦什么的,虽然这算得是旁门左类,倒颇有造诣,连大诗人杜甫也给他的“涂鸦”题过诗句,诗云:“楚公画鹰鹰戴角,杀气森森到幽朔。观者贪愁掣臂飞,画师不是无心学。此鹰写真在左绵,却嗟真骨遂虚传。梁间燕雀休惊怕,亦未抟空上九天。”可见姜皎的画技传神之极,不是盖的。其时杜甫名声并不很响,估计姜皎也没怎么放在眼里,这是题外话。

开元年间,风调雨顺,国力强盛,内需也扩大了,文化方面更是发达,也可称得上是百花齐放,儒道释三足鼎立,佛法自然随之兴盛,首都长安那就更不用说了,虽然不敢与梁武帝时候一较高下,但也是相当可观的,其中有座寺庙,香火为一时之至盛,这就是禅定寺,这寺庙在当时地位极高,新罗王子在开元十六年时泛海来唐,唐玄宗李隆基就在这寺里把他安顿了下来,由此可见该寺是多么的牛。

当时儒、释这两种意识形态相当的融洽,所以读书人乘着当官的余暇也经常会去寺庙走一走,沐浴一下普照的佛光,陶冶一下。这不,在一天晚上,这个叫姜皎的人就来这里赴饭局来了,请客的人来头也不小——京兆尹,这算首都的市长了。主办方暗忖:大家都是京城里的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这菜单总要开得差不多。姜皎看已经上了那么多好菜,也觉得自己倍儿有面子。可是同僚们提意见了:有酒有菜的,没点音乐怎么行?主办方负责人眼珠转了转,就跟禅定寺方面公关去了。寺里考虑了一下,觉得自己四大皆空,没什么所谓,平时还要靠他们罩着,就答应了。于是主办方就请了一大票的歌姬进来吹奏弹唱,好大大地为同僚助兴,一时管弦并作,热闹非凡。

酒酣耳热之际,又对着醇酒佳人,姜皎也不禁有点眼炫心迷了。他素来于文艺方面有点主张,又工于画艺,审美观想来是不错的,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只见一名妙龄女子,气质不类凡俗,端庄娴雅,身段窈窕,一双妙目在宛转顾盼之间,秋波流溢,美艳不可方物。只可惜这样的芳龄,为什么竟有些苍白?想来应该是过于工愁善病所致。姜皎想到这里,不禁开始有点爱怜眼前这位女子了。可是奇怪的是,他越是盯着她,越发现她有点不对劲,至于怎么个不对劲,他自己一时半刻也说不上来,而那歌姬早就发现姜皎火辣辣的眼神,她开始坐的有点不自在了,姜皎倒是涎着脸,一个劲儿地放着电。

那一群歌姬一起唱了半晌,达官显贵们也觉得有点审美疲劳了,于是叫歌姬们暂停一会,给哥们斟酒。姜皎一心巴望那歌姬能过来给自己来个红袖添酒,可是机缘不巧,偏偏没能轮得到他。他正在沮丧愣神的时候,有个姓吴的大人凑了过来,带着一脸蒙娜丽莎般的微笑跟他耳语道:“姜大人,我看你刚才死盯着那个歌姬看,是不是看上她了?”姜皎不由得有些脸红,反省自己适才肯定是失态了。可是嘴上否认的很坚决:“哪有的事!”吴大人却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阴笑道:“既然不是你喜欢的,我可要喜欢了!刚才问下你,是因为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你一口否认,我喜欢起她来也就从容了!”语罢作势要往那歌姬的方向走去,姜皎反应甚快,电光石火地扯住了吴大人的袍袖:“败给你了!”对这样体贴周到的同事,不感激都不成——他哪知吴大人竟间接毁了他一辈子。

姜皎认输之后吴大人并未转身离开,反而拉了把椅子坐下来,准备跟姜皎促膝长谈:“不可否认,姜大人果然有眼光,我俩心有戚戚,可是奇怪的是……”“你们是不是密谋造反哪?!啊?”姜皎跟吴大人的对话被这骇人听闻的一句话给打断了,抬头一看,原来是著名的酒鬼国戚王大人。王大人明显喝高了,连开玩笑的尺度都给忘记了,声调也没控制住,整个大厅的人都听到这句话,都往这方向聚焦来了,姜皎一时只记得叫苦,结果不多时熙熙攘攘的一堆人都围拢在他们身边追问他们刚才在研究什么课题,万般无奈之下,刚才密语的吴大人只好出来发表意见:“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们请来的这批歌姬里面,有个貌可倾城的主?我们的秘书监姜大人喜欢得紧!”大伙众口难调,都表示不知所指,有个姓孙的将军很博爱地说这一群女人都挺倾城的,吴大人只好指点江山:“就是那个!”众人随他的指示点拨总算都看到了,可是都发表意见说那歌姬无甚过人之处。吴大人啰嗦了半天终于把主题发扬光大:“诸位都太粗心了,我观察了很久,这小姐从刚才替诸位同僚斟酒开始,到忙完了理妆结束,我竟然没见过她的手长的什么样?”孙将军闻言鄙夷道:“手有什么好看的,脸好看才重要!”吴大人继续开导说:“不瞒各位,下官家里娶了个老婆不甚称意,不过她倒不喜欢管我,我就经常混迹于歌楼酒肆寻求爱情上的安慰,经过多年的研究,终于有了一样重要的成果。”大伙听到这句话,都不禁要用妒嫉的眼神看他,姜皎也自愧自己身为图书馆馆长竟然成就全无。吴大人作势咳了两声道:“要看女人的皮肤,绝不能看脸上的,反而手背上的才可当作信物,这是专业知识,我时常验而证之,已经养成了跟上朝一样的习惯,我适才把三十几个歌姬看全了,就是这位让我好生奇怪,其他人斟酒都是一手扶袖,一手端壶,徐徐而倾,她就太有个性了,无论扶袖端壶,都是团着袖子,而且酒倒得又快又急,时时溢到桌面上去,因为团着袖子,不能准确兜住长袖,经常在酒杯面上拂过,大家看看,她还在那里甩袖子,肯定是被酒沾湿了!”众人跟着吴大人的手指看看那歌姬,又把吴大人的话回味半晌,都七嘴八舌地恍然大悟,比如刚才开玩笑的国戚王大人就嚷嚷说:“适才正是她替我倒酒的,不过我究竟没吴大人这般有心,我只觉得为甚我喝的每一杯酒都是满而不盈,我还以为谁偷喝了我的酒,现在真相大白,大概她为藏手,故意把袖子伸长,无意中吸了我的酒去了!”

至于这个歌姬为什么不肯露手?朝廷大员们个个想得敛眉蹙额,绞尽脑汁。忽然头脑最简约的孙将军大喊一声:“我晓得了!”大伙都表示洗耳恭听,将军得意道:“我猜她肯定是个六指,绝不会错的!”大家都夸他聪明能干,将军忘形道:“须知我们打仗也要运筹帷幄的!”

等到将军回过神来,发现同僚们都围成铁桶似的一圈对着圈里的人喊:“脱脱脱!!!”,气势像极了一个小型的斗兽场,而被围在中心的正是那个疑似六指的歌姬,震耳欲聋的吼声让那个可怜的歌姬本来就苍白的脸色吓得更加面无人色。原来大家正在逼那个歌姬宽衣好验证她的手是不是六指。因为常言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所以这些人并不动手去掳歌姬的袖子,而孙将军自认不是君子但是他挤不进去,只能在外围感慨小人无用武之地。

过了一会儿,大人们都觉得这样不是个办法,于是圈里的那些人商量着要推举一个人出来用强,但是莫衷一是,过了好长时间还是定不下来,最后吴大人大吼一声:“我有办法!”于是万籁俱寂,对有研究成果的人大家都还是比较服气的,吴大人喘口气徐徐道:“适才大家也都清楚了,钟情于该女子的,只不过是姜大人,何况男女授受不亲,七手八脚的总不大好,既然姜大人情之所钟,自然应该当仁不让了。”大家都闹洞房似的叫好。

姜皎熬不过,只好逼近歌姬,那歌姬一个劲地后退,可是退无可退,因为后面就是人墙了,歌姬见没了退路,开始手脚并用地挣扎,令人奇怪的是她虽然尽力扎挣,可是并没大叫,围观的众人不禁大笑起来,心里不外乎都在鄙视这女的装纯情。姜皎不顾一切,用强扯住她衣袖,发平生之力在一掳之间,就在那一瞬间,突然阴风突起、飞沙走石,烛焰灭去大半,一室狼藉异常,可是眼前光景依稀可辨,只见大人们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那妙龄女子竟然柔若无骨,一碰即倒,如土委地。而姜皎面如死灰,因为他看到了,那红袖之下,分明只是5根指骨,一点皮肉也无,苍白碜人!而那歌姬的脸也在暗淡的烛光中瞬间蜕变,先是发肤接着身体然后四肢无不销蚀成为脓水,流淌盈地,奇臭无比,姜皎恐惧倒退,可那骷髅脸上两个已经失去眼睛的黑洞却依然空洞地凝视着他,仿佛还带着一丝惨笑。他被惊吓过度,一时竟然反应不过来,过了许久,方才歇斯底里尖叫起来:“有鬼啊!!!!!!!!”周遭众人也瞠目结舌,个个发出分贝极高的尖叫,胆小的都腿软尿裤子了。只有孙将军煞星附体胆大包天,奋起余勇跑过去“刷”地一声掀起那具骷髅上的裙裾,只见众人眼前的分明就是一具森森白骨……

这件事发生过后,京城传闻甚嚣尘上,街头巷末,个个都在添油加醋,搞得人心惶惶。不过如果不是当事人的话,这种道听途说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可以忘却,但是姜皎受的打击太深,噩梦连连,梦见的都是那骷髅找他要手,这样子年长日久,姜皎的精神状况渐渐地不容乐观了,人也变的有点呆傻,至于他那脑袋考虑事情的能力,都快要比不上屁股了。

当时的皇帝唐玄宗李隆基立了个姓王的女人当皇后,因为这女人对他的事业有大大的功劳,没想到跟了他很多年也没下个蛋,李隆基心里就在琢磨了:都说皇后要母仪天下的,她自己连个屁也没生出来,要找谁仪天下?看来要找个时机给废了,另外立个生殖能力强点的。李隆基心里还琢磨着要找谁商量商量,考察一下民意。这不,李隆基把姜皎这老小子给找来了,找上他是有原因的,因为当时的宠臣李林甫是他外甥,还是通过他爬上来的,姜皎这人肯定老成持重,还有一点,李隆基自己爱好文艺,会点琴棋书画之类的人他都引为同类,倍加信任。可是他太久没跟姜皎打交道,不知道姜皎现在已经发生了很多微观的变化。

姜皎出了宫门就把唐玄宗叮嘱他要保密的事给忘了,他赴饭局的时候就把这事情顺便给扯出来了,大家都很震惊,额外还佩服姜皎消息灵通,因为姜皎没说这事儿是机密,大家都以为明天皇上会发榜出来开示天下。可是没有,皇上那里一点消息也没有,等到那个八卦的吴大人把这机密广播了之后这泄密的过程才被皇上知道,李隆基就把姜皎给恨得牙痒,然后觉得一不做二不休,反正普天之下听到这消息也没什么想法,就算有想法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就把那皇后废了先,姜皎这王八蛋一点职业操守也没有,罚他到南疆去吃荔枝。

南疆遥远啊,那时候坐马车要坐几个月的,而且马车的舒适程度哪能跟现在的奔驰宝马相比?它既没有避震也没有空调,再加上姜皎那时候已经有一把年纪了,受不了这颠簸折磨,半路上就死去了,可就在他客死他乡的那瞬间,他也仍然在冥冥中看见那曾经貌美如花的骷髅站在他的面前,颤巍巍地跟他说:“还我手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条评论 “骷髅妖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