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1


夏天的雨大概总这样,先是天阴沉沉的,然后就断断续续地刮着风,仿佛肠胃不好的人放的屁,明媚宽广的山野一下子变得灰暗,层林叠翠间姹紫嫣红的色彩可以倏忽不见,窗外的竹子也确乎如墨竹,暗暗的叫人生气。

然后开始电闪雷鸣,胆儿小的人早早地关门闭户,大声地讲话给自己壮胆,可是突然一道亮光劈在他脸上,他神不守舍的底气马上真相毕露,大家都在笑话,那人于是铁青了脸,看他的神气好像想找个人抽,可是看了许久没一个好对象,只好转过去讪讪地使劲抽烟。

又是几阵子潮湿的风,不久雨点就四散地空投下来,可是尚不能完全覆盖,打在暴晒了许久的路上,路面只是短暂地染上了个斑点随后就消失了,似乎还能看见冒烟,犹如水滴在热锅上的效果,村里的人开始汲拉着拖鞋跑起来,嚷嚷着收起拿出去晒的东西,比如竹匾上收成的作物,刚刚洗了要收起来的冬天的被褥,小孩子的尿布等等等等。街上那些没伞的人跑了起来,路途远的,大概免不了会是只落汤鸡,回去也少不得要挨上老婆的几句骂,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痛悔昨晚那场麻将委实是不该打的,要在被窝里陪老婆看天气预报的话,今天总是天下太平的。

雨瞬间大了起来,哗啦啦地响着,好像老天爷刚给云彩讲完话云彩们在鼓掌似的。过不多时,屋檐下便垂落了一道道的水帘,或叮叮咚咚或滴滴答答地打在了天井里,一时间煞是热闹。

我在窗台,透过水帘,看见外面的雨正被风调戏得一扭一扭的装可爱,而远近都有些小孩子在蹦蹦跳跳,他们没有天气的,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准备钓具好在雨小的时候出去整个好收成。

我小时候也曾想这样地玩,可是大人们管得严,有心无力,那时听着伙伴们的欢呼声而我只能寂寞地翻着那些烂掉的小人书和百科书,真是一种苦楚。大人们的说辞是:你好好念书,长大了总有你玩的时候。可惜长大的玩和孩提时候的玩,完全是两码事,童年的玩耍与婴儿的睡眠一样,都属于长大的人不复拥有的。我每每看见小孩子兴高采烈地玩闹的时候,都会为自己觉得沮丧,童年玩得不尽兴就好比青春里没谈过恋爱,是一种经历上的缺失,小看不得。

悒悒地下了楼,蹩到后门,却看后山的天来之水携带着枯枝败叶红花绿叶浩浩荡荡地往下奔流,像小型的“红叶青山水急流”,而这水流初看还有点浑浊,再后来便越来越清了,几可作洗濯之用。

疾风骤雨的时候,小则田亩遭殃,重则拔木发屋,不是好事。在上个世纪末的一个夏天,我还在学校混着,有一天放学的时候风雨骤作,打伞出校门,折之;复借之,再出,再折;又借之,又出,又折。不到一刻,连折三把伞,心比曹孟德折了三员大将还要来得痛些,最后索性不出校门了,当是时,饿怒交加,肚肠变作道场,响个不休,独坐在阴森空荡的教室里发牢骚:这天,只怕收了做伞的回扣罢!

还有一回,也是夏日,大雨倾盆,学校通知放假,正在无聊间,忽有人倡议去某黑店玩街机,一行人随即轰然出动,行至一个下坡,那里正有一个下水道出口,可是水漫金山,那出口具体在哪里便不明了,且行且看,突然只听得哎呀一声,大家一看,原来小S陷了半个人在那洞口里面,小S后来说,那叫“齐根没入”,大概是说小JJ也浸在里面,一行人七手八脚地拉了他上来,正在庆幸,小T突然大发聪明劲地说:“现在不是停电么?还打电动?回去打手铳是正经!”众人的希望破灭,虽然知道小T说得不错,可是还是很怪他,这就是人性。

最为戏剧性的一场夏雨是在毕业的时候,当时暗恋了某个人,巧的是那女神和我一起困在校门口路中间的绿化带里,当时我们都在搬行李离校,她坐汽车我坐火车,汽车站在左火车站在右,暗符吉米画的那个“向左走向右走”的经典形象。我知道此去将来,再见也难,我一边偷偷摸摸地看着她明眸皓齿细腰肥臀的样子,一边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心里斗争了很久,就在我觉得不应该对自己这么刻薄的时候,也就是我动员了全身上下的色心色胆准备开口勾引的时候,她的车“嘟”的一声停在她面前,比她爹都来得及时,我傻了眼地让潜意识跟着她摇摇摆摆地上车,甚至我的肉身也失控地往前跟了一步,于是这雨毫不客气地一下子劈头盖脸地打在我身上,然后我就有点明白了,那女神上了车,还侧过身看了看我,笑了下,好像在说,不好意思,先走了!而我却像涸辙之鲋般地张了张嘴,可是没有声音,那车门在我的怨念间迅雷不及掩耳地关上,直到那车消失在雨雾里的时候,我还在抹着脸上的雨水,凄惨不堪。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是我还是常常会在雨天的某个时候回忆她那个笑容,真他妈的甜,像没老过的那种。

嗯,比如现在。

不由自主地笑,转头看,水流还在,雨停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条评论 “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