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的日子


 

据说这节日是为了纪念屈原的,可是好吃的人都在讨论粽子好不好吃,好玩的人都在说哪个龙舟队牛逼,所以我觉得还是改叫粽子节或者龙舟节算了。

屈原的名字实在起得不好,原来是不屈的,毕竟还是屈了,所以叫屈原。若是此公焕然重生,大概可以唱唱陶晶莹的《太委屈》,因为名字这东西对小孩来说毫无选择权,你爹姓啥你跟着姓啥,你爹叫你啥你就是啥。欧美可以随意更名,独独我神州各地不行此方便。

屈原的第一个标签是爱国,古往今来,爱国爱到想不开,爱到投江自杀的能有几个?所以屈原是了不起的人,而他殉国则是了不得的事情,遗憾的是了不起的人不好了解,了不起的事不好理解。我辈普罗大众碰到爱这个概念的时候,会触发好几个对象,比如家人、异性、钱财、自由之类,但就是没有国这玩意儿,所以只能感慨国这东西委实高深莫测,非泛泛之辈所能爱。而至于殉情在当代都得算传说,自杀殉国这种事在现在就会是神话。

屈原的第二个标签就是风骚,《国风》的风,《离骚》的骚,文采那是钢钢的。首先他造了个叫楚辞的东西,这东西不能小看,它直接关系到后来诗歌的走向与成就,从广度上说来,被楚辞影响最大的还是从汉至晋这段时间,具体点说,应该是汉魏玩笔杆子的和晋朝耍嘴皮子的,汉魏耍笔杆子的代表就是建安七子那几个,而晋朝耍嘴皮子的就多了,对应于建安七子的有竹林七贤,竹林七贤虽然清高得在竹林里连蚊子都不咬,耍起嘴皮子也是唾沫星子乱飞,那就别再说旧时王谢那两家了,个个都是没盖的喷子。在晋朝,耍嘴皮子是种风气,而且还是牛逼的风气,风气牛逼久了就成了风度,所谓的魏晋风度就是这么来的。之所以称之为风度那是因为玩家都是士大夫之流,不是什么贩夫走卒都能玩的,当然不是说草民不能耍嘴皮子,也能耍,可是耍得不拉风,就好比赌钱,你蹲在工地和工友们一把一块钱叫赌钱,高级公务员跑去澳门赌场用公款玩那也叫赌钱,能一样么?而在晋朝区别耍嘴皮是否牛逼的分野在哪里呢?王恭(王孝伯)说了:“名士不必须奇才,但使常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称名士”。这就是说,会不会熟练地吟咏《离骚》决定了你的口活质量,可见屈原在士大夫装逼系统上是种多么强大的应用。从深度上说来,先说浅点,大唐的李谪仙那么会夸张那么会比喻也与屈原的影响有着深深的关联;说深点,玩街机玩街头霸王的兄弟们如果有读书,对《大招》这篇那是绝对的印象深刻;再说深点——你丫吃过粽子没?吃过,那就是被影响了。

也有人说端午节是纪念伍子胥的,这个看法比起前一种就不是那么的普遍。但从爱国的角度上,对比起屈原,伍子胥干得就比较有个人风格。

伍子胥是个刚戾忍纮的武人,虽然他是楚人,但楚国杀其父兄,他就不鸟什么爱不爱国了,只管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地挟吴国之铁骑攻昔雠之城郭,最后“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后已。”,这仇报的不可不谓之“痛快”二字,可惜他报仇之后信心大减,最后面对夫差的不信任只会像屈原一样自尽,若是热血犹存的话搞不好还能把吴国也灭一遍。

身处屈原那样的年代,如果国家不济事,作为个人有四个选择,第一,积极入世,屈原已经实践了;第二,积极出国,像伍子胥那样;第三,像靳尚那样,看到大厦将倾,反而将最后一根支撑的独木抽走;第四,“即明且哲,以保其身”……唉,有点离题了,这些选项都是事后诸葛亮吹水用的材料,不说也罢。

今天太迟了,那就只能祝来过本博的网友们年年端午节都快乐!

=^_^=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