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难 2


两天前从阅读器里看到过著名的GFWBLOG强力推荐了tenacy, 我就知道这个香港同胞经营的VPN将难逃魔掌,果不其然,今天我在尝试访问的时候发现它已经被墙了。接着就看到tenacy在官方网站和新开的推上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如下图:

 

然后我就觉得两难了。

很多免费而且优秀的互联网服务都是国外的,比如脸书,推,谷歌部落格,谷歌在线相册,升降梭箱,糖同步等等。使用这些资源的人三教九流都有,很难定义谁个是龙谁个是蛇,最终因为我们的相关部门无法完全监控此类服务,所以把它们都桂枝茯苓丸了,如果你还想使用这些服务怎么办,只能cross the wall!

在诸多cross wall工具里边,VPN是效率最高的一种,具备连接稳定、数据加密、隐藏IP等诸多优点,当局尤为忌讳,所以相比网页代理之类的,当局对VPN的封堵来得更为严密。

和上述诸多优秀的互联网服务一样,在这些cross the wall的人里面,成分依然复杂,有些人为的是搞学术,有些人为的是看黄片,还有些人为的是掌握全面的资讯和享受一些免费的优秀服务,更有些人为的是表达政治上的诉求,我觉得最后一种人其实数量不多,但是活跃程度较高。

互联网上有些好人牛人们专门为这些有翻墙需求的人无偿提供服务,所谓的服务当然一般都是信息上的服务,比如我知道的你不知道我就告诉你,这种就是信息服务。还有些属于技术服务,我会的你不会,我写个教程教你,这种就是技术服务。

首先要感谢这些好人,因为没了这些牛人,我们所要面临的墙要高得多也厚得多,我们可能无法接触外面的世界或者要付出多出好几倍的努力才能接触外面的世界,如果我们无法获知墙外的世界,我们会变得孤陋寡闻自以为是闭塞落后,这个过程无需再次推理,因为已经有满清王朝用整整两百年的时间来佐证。

其次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的互联网爱好者又很矛盾,有政治诉求的人也是人,这些好的资源他们也会去利用,而且还会利用得很过分,然后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些好人推荐的服务和应用最终都会被桂枝茯苓丸墙掉,这样导致我们这些普通人的权利都被间接剥夺了,在理性下的我们当然知道这是谁的不对,但是在感性的时候我又希望这些好人们不要那么高调,好用你就闷声在那里用,你一介绍有关部门马上就都知道了,下一步就是屏蔽,然后我们这些普通人就很悲催了,当然好人们更悲催,因为他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受众。

所以我们一直在重复这个循环:从好人那里获知——使用服务——用户群迅速扩大——被wall——再次从好人那里获知……

当然,我只是觉得两难,而并不觉得尴尬和恼羞成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条评论 “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