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觉


那一日车过QY,这是个小镇,路边的房屋低矮,四周又空旷,风低低地吹,带些沙石纸片在那里故弄玄虚地转,很有点像老美西部片里的场景,我们这的基层搞工作还是沿袭以前大字报的作风,其实大字报是沿袭当时国统区里地下工作者贴传单刷黑体字的作风,现在城市电线杆上的弄堂里的那些个老军医、办证之类的狗皮膏药并无其他的渊源,只不过跟政府活学活用了而已,就好比政府会收税黑社会就会收保护费,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在我经过一堵小矮墙旁边的时候我着实吓了一大跳,因为那斑驳陆离的墙上雷厉风行地写了两个字:“切孩!!!”后面的感叹号写得振聋发聩,感叹号那一点看上去就好像切孩切下来的头。靠!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如此骇人听闻的话如此堂皇地写在国道上,太岂有此理了!后来一寻思不对,这不像标语不像广告的玩意为什么中间隔那么远,而且这俩字跟符号的距离也非常不相称,肯定别有它意,结果在路过一个学校的时候,终于豁然开朗,那标语原是“一切为了孩子!!!”,也许是因为胶水用的太次或者风雨剥蚀太甚,其他的几个字提前下岗了而已,不过对于文字癖来说还是有点效果的。

无独有偶,车驶入zb街的时候,我被周围的车喇叭吵醒,睡眼惺忪,夹道的芒果树遮蔽了不少视线,连霓虹灯箱之类的都看不大全,我透过车窗看到对面街有个招牌,仿佛写着“邪门红茶”,有点吃惊,定睛凝眸之下,原来是“祁门红茶”,不禁哑然失笑。

回家的时候发现茶叶忘记放进冰箱了,因为是半发酵茶,出门一月有余,估计坏透顶了,抱着侥幸心理试泡一杯,结果真是香消韵殒,那一杯下去喉咙里火辣辣的让人只想哽咽,条件发射般地脱口而出:“邪门红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