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之作

 

我想肤浅、片面地谈一谈这个影片说了些什么。

唢呐,号称乐器界的流氓。哪怕正面杠一支交响乐团,唢呐的音色依然轻而易举地杀出重围。犹记得谭晶在参加歌手的时候,唱的那首《九儿》,技惊四座,参照物就是为之伴奏的唢呐,高音中的唱和,是那一季难得一见的经典。

在陕北那块沟沟壑壑的黄土地,投身成为唢呐匠这不过是一种谋生选择,上升到艺术是后来的事,从中规中矩的手艺到出神入化的艺术,决定了匠人的江湖地位,艺术水准的高下,拥有评判权的是真正的底层群众。

影片开头的那部分充分表现了择业的艰难。焦师傅虽然只是一名草根艺人,但是入他门下就是成才的保证,所以男主的父亲表现得尤为卑微。学吹唢呐,仿佛我们的求学,焦师傅是名师名校,出师了便是高徒,可以自立门户了。

这部电影的一个重要背景是传统正在走向消亡,实用性与艺术性都在接受新时代的考验。传统下的习艺,都是艰苦的,师父对徒弟,都是苛刻的,无论是戏班子还是武馆,不扎挣个十年八年的苦日子,出不来手艺,挨打挨骂是历练的一部分,经过苦日子练就的功夫,自然也舍不得放下。如今的艺术学院里出来的学生,有了旁门左道可走,自己学的那套家什,用不了多久就生疏了。

收徒应该是件严肃的事情,合乎心意的传人不是一般的难找,天赋与人品,俱在考虑之内,有天赋没人品,败坏门声,有人品没天赋,害己害人。天明和蓝玉,都是具备一定天赋的人,要不然焦师傅不会将他们收入门下,但是他们的天赋是存在区别的。蓝玉在气息的天赋上远胜于天明,所以拜师的时候几无周折,天明的天赋在于听觉与悟性,这是蓝玉不具备的,蓝玉具备的天明可以通过努力来弥补,而悟性这种东西却没有办法通过后天来改进,在专心程度上,蓝玉显然不如天明,这从第一次两个小徒弟跟班的表现可以很容易做出这个判断。顺理成章地,最后焦师傅选择了天明作为《百鸟朝凤》的传人。

在电影里,《百鸟朝凤》,不单单是名曲,而更代表了一种资格与人格评价系统,配吹他的人少有,配享的人也少有,这里说的享,不是听,在电影里,配享的人从科学角度上都是听不见了的。片中去世的查老爷子,他儿子哭求焦师傅给吹上一曲百鸟朝凤,焦师傅毫不犹豫地说:“不是钱的问题”,一锤定音。

虽然只是一句话,但我觉得这句话很精髓,金钱至上的年代,仍旧有人选择不在它面前屈服,在心里保有一块不受其浸染的净土,会让人觉得这个世界仍有希望。

我不知道这部电影有没有所谓的高潮,在我看来,它的高潮部分应该是天明在焦师傅弥留之际说:“师傅,我给你吹百鸟朝凤……”。

《百鸟朝凤》作为吴天明导演的遗作,我希望这部作品应该对曾经蒙受过吴导演恩泽的后辈们有所警醒,这些后辈们包含但不限于张艺谋、陈凯歌、黄建新、田壮壮等等,片中的焦师傅说过一句话:“唢呐,不是吹给别人听的,是吹给自己听的。”某种程度上来说,电影也是拍给你们自己看的,掌握着这个圈子里的话语权,老盯着钱看,确实没出息。

留下评论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