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达是一种需要


若非你城府极深那便是拙口笨腮,否则人总有表达的需要,我极怒之时往往免不了对空作狮子吼草泥马麻辣隔壁之类的,虽然无甚意义,不过终究有一种精满自溢的快感。至于爱这种感觉经过无数古典诗词现代诗歌小说音乐电影之类的层层渲染,犹如女人的厚妆,本尊已然模糊不清,像雾像雨又像风,我觉得这感觉有些非人所能受用,所以常常怀疑自己在这方面造诣肤浅,既然未能登堂入室,自然不敢指点江山,不过唱得比起那用说得终究还是要好听些。下面这首Jewel的《Satisfied》还是不错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