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听钟无艳

男不听七友,女不听钟无艳。

    上面这句话提醒的是天底下所有的舔狗没事儿别踩自己的痛脚。

    有个关于摩羯座的定义是:

摩羯的占有欲从来不是争取,而是放弃。因为我看出你的犹豫,所以我要先放弃你!最变态的就是,明明想和你聊天,但绝不会主动找你,并且会因为想和你聊天,而你没主动找我而生你的气。

    是不是很无解?是不是很欠扁?

    本人刚好是个摩羯座,抛开巴纳姆效应不谈,这个描述百分百合乎我本人的表现,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犹豫了一下:我要不要去信一哈星座?

    拥有这么个属性注定了即使我愿意当个舔狗,也不会舔得太投入太长久。别的舔狗可能都舔到脚趾头了,我大概还只是处在言语撩拨的阶段,如果此后言情并不顺遂,很可能止步于此,然后火速撤离,头都不带回的。

    所以,《七友》这首歌对于我来说,没有太多刻骨铭心的触动。相反,《钟无艳》这首歌让我很沉迷。

    唱这首歌对于气息或者高音没有太高的要求,基本上对于专业的歌手来说,也没有什么可以炫技的空间,但谢安琪演绎得很好。

    一般地,每一首歌都有个情绪酝酿阶段,术语叫tension,高潮对应的词是release,也就是释放,而这首歌的tension部分很短,大部分时间都在release。但是它没有给人不协调的感觉,因为歌名已经说明一切,舔狗的共情能力就是这么牛逼!

    与近年来流行的大多数情歌不同,这首歌的旋律毫无晦涩的部分,琅琅上口,用思密达流行乐里的概念来说,就是具备一定的中毒性。这时候,它想要成为一首好歌只需要一首水准之上的词就可以了,所谓的水准之上,就是这个词作能高效地引导人们在情绪上进行投入、沉浸,而当词作者是林夕的时候,这已经完全不是问题了……可以说,与绝大多数的情歌词作者不同的是,林夕对于两性之间相处的细枝末节有着非常深刻的了解,不但观察入微还能记录在案,实属难得。一旦这些生动的细节有了旋律作为载体,立刻变得杀伤力巨大,这也是调动听众情绪进行代入的根本。

    《钟无艳》讲述了一个舔狗被迫成为伟大好友的故事,而所有被迫的事情都很难愉快,被发好人卡的背后是一种资格的失去,而强颜欢笑的后果是“仿佛冬天饮雪水”,当感性失控,求而不得之时,往往对于主动的一方而言,那就是灾难。而且,这种灾难有个可能的蝴蝶效应是,你费尽心机求而不得的东西很可能别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取得,甚至可以毫无顾惜地将之扬弃,这种情形对于那个正在舔得忘我的人的自尊,可以造成不可修复的心理创伤,想到一次便回放一次,如入无间。而对于放下所有尊严去取得的东西,则必然不会长久,因为那对于人性而言,会是一种桎梏,迟早我们会主动或者被动地失去她/他。

    深情无用,我好多年前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当然也付出了我必须的代价。每每遇到有人正在当舔狗或者准备当舔狗,见势不妙,我都会大发善心去劝止,后来发现这种自以为是的善心比之自我感动的深情更加无用,因为一厢情愿这种事、单相思这种病,就好比此人命中该亲历的劫数,不因我等局外人的干涉而能免除,是以我后来再也不去费这份心了。

    《钟无艳》这首歌的传唱率极高,但它却不能算是口水歌。

    不单唱歌需要丰沛的情绪,听歌一样也要,不要因为它流畅的旋律而将其等同于口水歌,口水歌喜欢在旋律上讨好大众,在歌词上强行押韵但往往言不及义,在我看来,讨巧地押韵和用心地作词,不应该在同一个水准。    

简而言之,同样是听歌抖腿打节拍,口水歌让你腿酸,好歌让你心酸。

留下评论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