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


这几天正在折腾事儿,很烦,不住地抽烟喝茶,此次回X地,带的是坦洋工夫和武夷红茶金骏眉,口感良好,但是伤胃,可是诸如人生中令人着魔的许多事,这也一样让人终究无法取舍。

表妹年方十三,正是天真浪漫的年纪,带一副粉红眼镜,喜欢笑,常常说自己是班花,有种顽固的自信,因为年纪小,显得可爱,我虽然有点刻薄,但终究没打击她,敢这么顽固,毕竟还是有几分名副其实的吧。

我喝茶,她跟着喝茶,说好喝,然后说鄙视外面那些喝奶茶的人。

她家被我用了很多一次性塑料杯,然后我寻思不能这么欺负亲戚,所以到附近商场买了一袋纸杯,结果这回小孩子又有话说了,她咂着嘴说:“纸杯看起来比塑料的有品位多了。”她靠着墙,低头盯着杯中自己的影子,继续摇头晃脑:“这叫享受生活。”

我笑了,然后很想知道她的定义。

她像写作文那样想了想,然后说:“我觉得吧,要喝咖啡或者红茶……带本书……”

我觉得这算小资情调的基本,没啥。

然后接下来就比较惊人了,她说:“再给配个羊肉串,那就很享受了……”

我觉得很不合适,羊肉串这玩意儿跟小资情调特别地不搭界,小资情调倘若是一张光洁的脸,羊肉串这伤疤一上去就啥也不是了。

于是我跟她说:“可是星巴克里是不会有羊肉串的呀!”

她怔住了会,明显是在权衡。

权衡之后她就很泄气地叹口气:“唉,真可惜,羊肉串很好吃的呢!”

我突然觉得很开心。

这应该是很普通的对话。

只是因为我想起我这个年纪的时候正在一本正经地写入团申请书。然后这对话对我开始有点那么不普通。

此时午后的阳光正穿过表妹家斑驳的窗玻璃,在她细密的黑发上毫不吝啬地打上了一个光环。她摇摇头,那光环便动一动。

我突然有种乐观的期待,那便是——他们会比我们过得好一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