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某岭 1


漫画某岭
那年高考我和老爹下山,当时车过某岭,是条极其委婉的盘山路,当年有名驻守当地国民党的师长在此豪迈题句曰:一关之雄!某岭为古往今来兵家必争之地,有后人讽刺:一关之雄,仅能官至师长。我年少无知,觉得这个讽刺很有味道,也照此在老爹面前讽刺了该师长,没想到被老爹好一顿训斥:“你能官至师长,我便要烧高香了!”因为从小没志气,我并没有从此信誓旦旦要当个总司令委员长之类的来证明什么才是“一关之雄”。相反的对于军衔官职之类从此不敢冒犯了。

我的旁边也一样地坐了一对赶考的父子,经常路过这条盘山路的人都知道,如果体质不是特别好,呕吐简直就是个真理。那时候车正在猛过弯,当儿子的脸色很不好,他老子就很关切地问了句:“是不是想吐?想吐的话我这里有袋子!”那儿子却仍然不识好歹的强撑着:“现在还不会。”他老子就很欣慰地长松一口气:“那应该是下一弯吧!”果然一语成谶,在下一弯那儿子吐得舌绽莲花,泪光闪闪,他老子反而一脸得色,见此我和老爹不禁莞尔,想为人老子有这心理实在是天下独步。

最近倒是没怎么路过某岭,一个月前有路过一次,悬崖旁边现在已经有了防护墙,效果如何不得而知,但是至少看起来是让人有安全感多了。政府做事,如果实在,百姓交点钱也是乐意的。至于耗资无数的互联网防火墙,那就实在不敢恭维了。

当年有个化学老师,是从城里调进来的,据说是因为高考监考的时候饮酒过度,结果在讲台上睡着了,于是被主管单位谪贬上山,有次上课感性大发,含泪对着台下的学生说:“我是实在不得已,要不然早就辞职了,每个星期都要上山一次,你们也知道那条路,天知道什么时候滚了下去!”好歹这老师没见过蜀道,要不然李白的长歌他要当哭。

某岭之所以高峻挺拔,是因为它的相对海拔是很高的,而且坡度极陡,山体全是石头,而且这石头的质量并不顶好,多是一碰就碎的碎石。当初没有铺设柏油的时候,此路一度成为行车者的畏途。及至后来铺设了柏油路,这路依然让人小心翼翼,看《头文字D》的时候对秋名山那条路不以为然,因为某岭这路比那秋名山的牛多了。某岭的绿化很好,大概也因为陡峭的地势使得砍伐不便,仔细想来这也可以算是以不才自全的一种方式。而我通常是这么理解自然保护区的:大自然保护的区域,对于某岭,险要就是自然的武器。

冷兵器时代,重要的关隘一般都会选择在天险之地,某岭自然也不例外,这里曾有人落草,亦有山寨,遗迹犹存,谁要想感慨下“衣冠无义侠,草泽见奇雄”之类的可以来这里看看,某岭古道为交通要道,这里有人收买路钱也是正常,试想山贼仍在而目睹如今车水马龙的盛况,必先大喜过望而后大失所望,因为这已然不是他的天下,现在的收买路钱的贼,比你当初几个乌合之众可是要牛得太多了,寰宇之内不过十四万公里的收费公路,此贼居然收之十万公里,虽牛若此也并无玄机,其挟党羽七千万之众,若非广事掳掠,何以养家糊口?

据传某岭最近要拓宽,估计得封山数载,为安全计,这是大好事,适才说了,为众生身家谋虑,黎民百姓砸锅卖铁,也是值得。而诸如AY会、SB会之类的,薅羊毛而吹牛逼,怎一个蠢字了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条评论 “漫话某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