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筒饭餐厅里误会的二丁目的拓也 1


我的首页 微博 随时随地发现新鲜事

这事儿有一段时间了。

我原来以为会在某个咖啡厅听到这歌的。前奏部分让我正在撕扯肉片的嘴一下子慢了下来,吃饭的时候放民谣吉他我真是不知道为什么。然后我听到一句“懂小姐……”,我就纳闷这歌手怎么懂得这么多呢?

等到饭菜都凉了之后,我基本听清楚了那首歌的大意,我觉着这歌手还是个资深嫖客,要不然不会一直在那儿喊着他懂小姐,鉴于他的声线和表达的情绪,我确定估计丫刚完事,用抽事后烟的态度在那里哼哼唧唧,我估计咱吃完了估计也就把这歌给忘记了,没想到这嫖客最后还喊了一句:操起来吧,董小姐!

老实说,这强弩之末的一句让哥很震惊——特么劳资听了这么多年歌,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嫖客,得研究研究!

我回家了之后就把这歌各种搜索,看了歌词发现我有罪,因为这歌没我想得那么黄,但确实是让人颓唐的音乐。唱歌的人叫宋冬野,87年生人,所以,算不上资深那啥。

兴之所至,我把他的歌一口气都听得差不多,你听他的歌,会发现他唱得很放松,但是你听得很疲惫,因为他或有意或无意地传达的就是这种感觉,不是迷茫就是绝望,站在天台上的踯躅不决的人,听了这旋律大概会毫不犹豫跳下去,所以他的作品是具备感染力的,但是未免失之单调。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他们在别有用心的生活里翩翩舞蹈,你在我后半生的城市里长生不老”这都算优秀的歌词,如今已经被无数小年轻奉为经典。其实原因很简单,相比他其他看起来颇具白话诗形式的歌词而言,这两句歌词比较有逻辑,还是个不错的类比。其他的字基本上就完全是让人迷茫的,这无奈是赤裸裸的。我听歌的时候比较在意歌词,如果曲子不错的话,配个俗烂的词,那就不是鲜花插在牛粪上的问题了,是牛粪把花给淹没了。

吉他大提琴马头琴配上鼓点的音乐还是有点韵味的,但是我觉得小宋同学的音乐风格太单一了,只是还年轻,这基本上就不算啥缺点,当然肯定不是优点,评价一样什么东西,时间才是X轴,别的都不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条评论 “竹筒饭餐厅里误会的二丁目的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