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有些天没听见猫叫了,于是在晚上洗漱的时候问了一下,结果知道它死掉了,就在车库后面的水沟里,然后我就开始沉默了。

2001年的时候,这只猫邂逅了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是它找到这个地方的,然后它就在这里终老了。初见它的时候,我很是惊讶,因为我之前从来没见过能黑得这样纯的猫,身上连一根杂毛也没有,犹如披了一身黑缎,那时它正从配电房上跳下来,在阳光下龙行虎步地闪亮登场,漂亮极了。

过了些时日,我终于知道这是只流浪猫,因为有主的猫是不会用前爪扒住垃圾桶的桶沿找食吃的。有一次我看见一个小乞丐在奶茶店的售货窗那里讨吃的,也是踮起脚用两只手扒住那个格子的,我就飞快地想起了那只猫的样子。

我怀疑这是一只主动流浪的猫,因为试图收养它的人多得去了,其中也包括我,可是没人成功过,所以我怀疑它不习惯有主人,或者可以说是支配它的人。嗯,这应该是一只高贵的猫。

白天的时候很少会看见它的影子,就算有,也多半是在睡觉,有时候在配电房的楼梯上,有时候在我的窗台上,甚至可能在小区隔壁民房的屋顶上。到了黄昏的时候它就开始活跃了,此时的垃圾桶正满仓,然后它就开始逐个翻出来嗅一嗅,像个品味精良的调酒师,觉得里面有料,就挥舞起爪子来撕开,麻利得像经过训练。这时候我们如果还有剩下的饭菜,多半会给它一点,它也丝毫不客气,可是不要指望它感激你,别以为这时候可以和它亲昵,因为它常常出其不意地朝你的手背扇一巴掌,你要清楚,它可从来不剪指甲的。等到它吃饱喝足了,人们也下班了,它会选择它自己的方式来享受,比如挑辆女式的摩托车,跳上坐垫,很淑女地盘起腿来,眯缝着眼等着夜幕慢慢凝重,直到夜深更阑的时候它才会睁开它宝石样的眼睛,因为这时正是它的黎明。

从它来到这里到它永久性的离开,此间经历了十年的时间,在十个春夏秋冬的轮回里,它就在这里吃了十年的百家饭,至于住么,就是配电房的楼梯上。在这十年间我历经了从高中到大学到就业再失业、从暗恋到初恋再到无所谓爱恋等等变化,那只猫一直都在那里,这件单纯的物事常常让我觉得温暖,因为世间无数曾经在身边周转的人都可能在对你改变种种看法而只有它毫无改易,往往夜深人静我却因为崎岖人事而只能单人孤枕折腾自己九曲回肠的时候,窗外传来一声“喵……”马上就会让我平静许多,仿佛得了某个贴心人的安慰似的,一下子心平气和。

从它的少年到它的老年,它也历经了成长恋爱生儿育女种种历程,也经历过无聊之人的伤害,当然也有过与哈巴狗的斗争,从它少年时的在屋顶的翻腾跳跃再到老年时只能在水沟旁蹒跚独行,我一一看在了眼里,它的样貌经历了从瘦小到强壮再到苍老的变迁,这些属于它生命的过渡在我这儿依然历历在目。就在前几天我还细细端详过它,它明显地老去了,它的毛色已不再如昔日般耀眼反而尽显无光暗淡,从前宝石样的眼睛如今已浑浊不堪,眼睛上面的那两块毛更是脱落殆尽,它已不再有体力能绕着我的腿转圈,它现在只能坐着并呼噜噜地喘着粗气,有时候看到它这样仿佛觉得自己也跟着变老了……这种对自己“少年看却老”的情怀让我觉得时间真的是一件既抽象又恐怖的东西,它对任何生命都是残酷的,无一例外。

虽然它老了,但是就这样没了还是让我觉得突然,我知道它最近胃口不大好,好像什么都不喜欢吃,但是只要看到我出门它还是会跑上来讨吃的,叫得很起劲,可就算给了它最喜欢的鱼,它依然只是闻了闻,然后甩开头继续叫。奶奶常常说这只猫的叫声很特别,像是特别的情感丰富,会叫得你心疼,小区里常常来过别的猫,当然也曾经在不期然间听到过它们的叫声,但是总感觉没这只叫得委蛇婉转,而今它不在这里了,再也听不到它或撒娇或赌气的表达了,刚才端着剩饭出去倒的时候,习惯性地站在垃圾桶边等它,愣神了好一会儿才恍然悟到它已不再会来这里了,不再会在这儿仰着头瞪着浑圆的绿眼珠讨巧地叫着等你给它东西吃,它已经离开你的视线了,永远的,我这样告诉自己。此刻的我甚至有点沮丧。

一只猫的生命,在意了,然后就不得不感慨了,看了它十年,仿佛看到一个微缩而完整齐全的人生。我突然怀想起:还好买了相机后给它留过影,可以一个人偷偷惦记。

我不想把它想得太仔细,那样会对我不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