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胜于无聊——2012最终章 2


总结

传说中的末日之年就这么过了,不能说玛雅人数学不好,只能说玛雅人毕竟还是有点粗心了。那些造方舟的筒子们并不能说他们傻,他们属于未雨绸缪者,末日真的发生了我们这些人就是傻逼,他们就是上帝钦点的幸存者。

年前我的个人世界里发生过很是重大的事情,现在看来过程不重要了,最终解脱了自己也解脱了关心自己的很多人,这是最好的结局。当局者迷,当我离开了这个迷局,自然明心见性,集执着与决绝于一身,惟我有焉。

很多人说到新的一年,都会把老话提起说什么一年之计在于春之类的,大概意思是年初要做点规划,其实在我看来,规划分为两种,一种务虚,一种务实,务虚的部分是你打算如何提高自己的个人修为——客体如何作用于主体。务实的部分就是你如何去影响这个世界——主体如何作用于客体。针对前者而言,那么规划还是比较可能实现的一种东西,因为你遵从于自己的内心,去了解那些未知,修正自己看待世界的条条框框,这是很高尚并且为外人所不能理解的一种规划,而且它容易实现。针对后者而言,务实的规划涉及资源,如果你自己还无法掌握足够自己挥霍的资源,就不要试图去做什么规划了,会很滑稽。有钱人想着这一百万怎么花那是规划,穷光蛋想这个那就是鬼话。遗憾的是,大多数人概念中的规划指的都是后者,作为一个很屌的屌丝,我觉得它是个华而不实的东西,大可不必很放在心上,老老实实地先务虚,学些颠扑不破的东西,留心那些流星般难得的机遇,将来或可有一把真正去做规划的机会,这是我对自己的期许。

过去的数年间我都在各种噪声和辐射中度过,所以我想2012年我可以找个清静的地方呆着,对于经济利益没有太强烈的企图,所以我的生活过得并不激烈,这样我可以从容而细致地检讨之前人生里的种种谬误,嘲笑或者自嘲,让自己活得更明白些。

显而易见,站在岁末年终看来,这一年过得非常驽钝,当然也有个好处就是让人觉得踏实,飞起来的感觉总有点飘忽,安步当车蠢了些,可是安全感是钢钢的。上班这种生活方式的重要影响就是剥离你原有的思维方式,让人开始在一个固定的人际关系中周转,如果想如鱼得水就得同流合污,做不到就只能落落难合,但我并不总是郁郁寡欢,因为我总是竭力争取让自己不总是那么空虚,尽量把心安放在另一个地方。上班时段与人的沟通和商务谈判不同,我们因为要和很多人目的很不明确地打交道,所以只能基于最通俗的思维和语言与人沟通,然后渐渐的那个有很多奇思异想的自己就休眠了,就好像台前的永远不是自己,幕后的只能静静坐在幕布围起来的阴影里,是强大的王者还是脆弱的傀儡连自己都不知道了。

我承认这一年的自己虽然还是沉得住气但也避免不了在某些层面变得浮躁,比如阅读习惯越来越坏,基本上每天都靠着阅读器上的那些文章度日,那些文章篇幅不长,目光短浅,情绪化严重,看得人只会越发功利,至于看一本二十万字以上的书则需要跟花二十万大洋一样大的决心,就算此书营养丰富但又不是那么有趣,我就会一直去查看它当前正被我阅读的页码——好像这已经是一种难以耐受的痛苦。

今年坐公交车的次数已经可以轻松秒掉此前的总和,我对它印象深刻,而且认为公交车是一种生活方式,它和人作为劳动者的身份一样,体验总不那么美好,但是必不可少。当然有些人基于在这个畸形社会获得的特权他们从生到死都不是劳动者而一直是消费者,所以他们不必坐公交车,这么说来,好像他们不是人?

这一年让我觉得有点收获的是我去了久违的一些地方,有几次和N年前的自己呼应的机会,每次都让我在短时间里变得感性,无一例外地被物是人非的感慨淹没,话说人这玩意儿太软弱也太脆弱,这些旧地重游让我发现能永恒的东西都是无知之物,有知之人再牛逼也经不住大浪淘沙,那些意志及意志驱使下的活动所能留下的痕迹在造化之中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有个小而典型的事情那就是在名胜古迹上刻字,针对这事儿我有个很直截了当的建议就是筒子们以后不管到哪儿玩都千万甭这么干,俗!鄙人有一蒋姓同学爱一女同学,在苍山翠竹上刻字,内容非常的直抒胸臆:XXX我爱你!,为了表示爱得深刻爱得不朽,立志要把字刻得入竹三分,于是爬山前夜磨刀霍霍,跟他睡同一个宿舍的人都吓得睁眼熬到天亮,就怕自己睡着了这厮来个血洗大通铺,那可杯具得很了。次日这厮满山转悠,就为了找一棵配得上他爱的竹子,终于,在物色到一棵老粗老粗的竹子之后丫就刻上了,前后磨蹭了有一个时辰之久,他的苦心没有白费,刻出来的成果张牙舞爪,非常拉风。当时我年少无知,就以为蒋同学的刻宝以后会是此山的古迹之一,镇山之宝,为将来此山向联合国申请文化遗产提前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今年有幸重爬此山,于是想特地去瞻仰他爱过的痕迹,结果不知所终,下山偷偷地问山民,山民笑曰:这些年都砍去做麻将席了!所以,无论是蒋同学刻的竹还是他当初刻竹铭心爱的对象,现在都极有可能在某陌生人的床上躺着,人世无常,这种丑化自己也丑化风景的事儿干得真不值当,太不环保了……唉,这事儿现在想起来就像个禅。

年底的时候我还参加了当年舍友的聚会,成员的整齐程度是我始料未及的,略略一谈,大家还是当年那么可爱还带点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实太严肃,几乎没人愿意深谈自己的现状,说着说着就都囿于旧事重提的范畴了,当然,无论是当年的丰功伟绩还是鸡毛蒜皮,都是极好的谈资,简直让人开心得有点不真实,各式各样的笑声充斥在酒桌上和房间里,放肆地讥笑着这些度过的人生中无处不在的矛盾与荒谬,看着那些酒精映红的脸庞,那些笑容突然很让我感动,我由衷地感激他们,感谢他们那些关于我的回忆,让我觉得自己一直是个传奇……

原来我的目的是写成一年的总结,而且我还把自己的这一年描述得很细腻,篇幅很长,像素很高,后来发现自己不再能接受了,也不见得别人能接受,于是改弦更张了,这样的马虎大意反而是个好创意,对谁都好,有太多事只能留着安慰自己,再过些年,大概连自己也不信了,我猜想那时候大多数的人回过头来看自己,都会是个简笔画,我们无可避免地将麻木于自己的经历,而真正细腻的轮廓,大概只能存在于爱过我们的那些人眼里。

虽然这些都不值一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条评论 “聊胜于无聊——2012最终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