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吐槽


Z在七夕的第二天问我:“你去年还为七夕特地吐槽了一番,今儿怎么没了?”

我觉得我很有必要码点流水账回应一下:

我那天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全不占,也正是那天,我发现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并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没有情人的情人节还食物中毒了。这件事的坑爹指数很高,比如阿隽就沉吟了下跟我说:好像只有圣诞节鬼上身可以媲美了……

我大致把中毒经过说一下:

早上上班,吃了个名牌包,不要误会,不是LV爱马仕之类,只是当地一个有头有脸的面包坊出产的面包,配的是我每天都要喝将近两升的铁观音茶,而且这个品牌包我还没把它吃完,大概只吃了三分之一这样子,然后在一个小时过后症状开始出来了,首先是觉得烧心,过午之后开始堵心,下班回家那时候就想呕吐了。

鉴于小时所受“不为良相则为良医”的古训,我把自己医了好几回,吃的药从斯达舒到胃康宁到喇叭牌正露丸一应俱全,可是症状只见反弹不见消解,期间在派车外出阶段还请教过司机,可事实证明这是个巨蠢的昏招。

当晚为了照顾自己的感受就不等公交车了,迫不及待地打车回家,毫无饥饿感,什么也吃不下,拿着书看不了几个字都会被心口给堵停了,于是暗忖:所谓饱学之士,难道说的是我么?

既然看不了书,那就看电影吧!

这个念头导致某件雪上加霜祸不单行的事儿——电脑开不了机了,鉴于本人的电脑用了已经有些时日,一般我的诊断就是硬件接触上的问题,最常见的就是插拔内存条或者显卡,有时间有耐心还会给风扇加油,但是这回几个措施都用了,它还是黑着那张国字脸,某次重启之后机箱里窜出那么一股熟悉的香味的时候,我有种不良的预感——这回估计它要彻底歇菜了!

我拆开了侧盖板,发现这股香味来自于主板,主板对于电脑就犹如骨骼对于人体,试想没有了烧烤架还烤啥羊肉串呢?我很感慨:它跟我的时间太久了,连劳资的秉性也学了去,我生病了它也整个卧床不起的症状来气人!我有点沮丧,我决定周末把它大卸八块然后彻底地给它换个不缺钙的骨架子。

一旦念头定下就不会对它的起死回生抱有期待,于是我拖了山地车出去了,心想把憋屈的劲儿都拿出去用了,也许回来心情就好了。

结果我又错了,我发现就算如此巨大的运动量与出汗量依然无法让我感到饥饿,我决定去找找门口药店那个像稳重又像呆板的药师问一下,相比于司机,此君总要来得靠谱些。

他对着我汗流满面容光焕发的脸看了看,一副对方吃了含笑半步颠的表情说:“你这是食物中毒,最好是去开些处方药,我这里没有的!”尼玛现在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那就是说劳资今晚就得自生自灭了?我靠!

此君一语成谶,我回家就频繁地拜访卫生间,到后来卫生间的灯我索性就不关了,人已经坏了,开关甭再坏了。让我依然不可思议的是,我的肠胃已经被清空多次,它仍然有一种盲目自信的饱胀感,骄傲的人是会有一个自负的肠胃么?我不知道。

这一晚我是拿着一本《古剧说汇》把自己给哄睡着的,由于此书年代久远,哄人的功力也因此加深,这个正比例关系跟陈酿有点像,后者年份越长就越能醉人。这书功力高深,导致我第二天直接狂睡了一天,而且睡得极深沉,除了发出几声迷迷糊糊的咿呀来应对家人之外,那个睡眠结实得颠扑不破,像传说中的真理。

这是微拍,图中可以很清晰地看出作者冯沅君,此妞是冯友兰他妹,宗璞他姑,这书还是从右往左翻的,货真价实的古董!下面这张图则可以看出此书的出版年代:中华民国三十六年一月初版。我真是服了老爷子,得跟他学习!

第三天没干别的啥事,第一件事就是看医生,照惯例,我还是去看那个老中医,老中医开了一堆的西药,虽然此举很矛盾,但是我一直很相信他,因为他从来不会给机会让你把症状描述完整,我常常只说个开头他就直接笔走龙蛇把药方子给开好了,这让我有一种心事无人听的巨大失落感,再看他一副运筹帷幄的神情,牛得一逼,我头一回拜访他的时候看他这么干我还警惕得像发现反革命,后来亲身体验此君药不虚发,从此拉入信任清单,大有你敢抓我就敢吃的派头。

这药吃下去胃里一股暖意,身体的引擎似乎开始预热,于是我抖擞精神开始着手那台瘫痪的机器,考虑到这是个不大不小的工程量,我只能捱到周日再对它进行脱胎换骨的一系列手术,这段时间里,顺便让身体恢复点元气。

周六晚上我就精神大振把机子拆得七零八落,这纯粹是为周日早上杀奔电脑城做好准备,此板芯片组用的是945,型号则是P5LD2 SE,华硕已经彻底停产,因为深知此板极有可能一去不复返,于是拍照留念,SG叫我把主板拿去送修,这样比较经济,但估计要等个两三天,我立马表示没耐心,我只有耐心去买新的,出于一种微妙心理,坏掉的主板我还是拿去送修了,只是不抱期待,因为有太多的事儿告诉我,没有期待,就没有伤害。

考虑到华硕在主板领域的显著成就,新主板依然选择了它,型号是P8H61,我买的是大板,因为我对那块旧显卡的表现力还是抱持很大信心的,就算它以后真的落伍了,新主板对新显卡的兼容依然不成问题。

正在我踌躇满志的时候,坑爹的事儿又来了——新主板不兼容旧的CPU,我那枚在2006年年底叱咤风云的酷睿双核E4300,现在竟然连块与他兼容的主板都快没了,硬件市场的更新换代之快再次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没法子,那就换CPU咯……

没想到这只是坑爹的起源版,下面是一连串的升级版事件报告与解决方案:

电源电力供应不足……

换电源咯,额定400W,你妹的这回总够了吧……

内存插槽只有两条……我日,我原来的可有四条呢,这样我才能插四条1GDDR2搞双双通道啊……什么?还不支持DDR2?……阴谋,绝对是阴谋!……

那就换内存,4GDDR3,两条,组8G双通道,爽了吧?就算运行巨吃内存的WIN7对着这么大内存都会流畅得像拉稀啊……

接下来,接下来……

接下来是光驱插槽不兼容,我靠!……

换光驱咯,换个刻录机,便宜你个旧机箱了……

好了,到此为止,这个破旧的机箱彻底被赋予了全新的内涵,旧瓶装新酒,说的就是你!

我承认我开始有点失控了,我居然跑去飞利浦问有没有24寸的那台16:10的240PW9,我要换显示器啊!丫说没货,我悻悻而去……尼玛人家在帮你省钱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回家,开机,装驱动,重启……

飞快!劳资差点哭了!

看着瘪下去的钱包,我终于有点清醒了,于是我开始对着那批性能完好的旧货做研究了,乃们说,我是不是要像所有的技术宅那样配个二奶机呢?……

当晚,润滑良好的电源风扇终于让我体会到久违的静音感觉,我带着终于会空虚的腹腔与囊空如洗的大脑对着这几天下来荒废阅读的几千个投递过来的条目进行大扫荡,那种感觉像光着脑袋骑着摩托跑在高速公路,顶风落泪却不是因为难过,只是因为——

速度快!

PS:27日,主板送修结果出来,不出我所料,北桥烧坏,修无可修,店家花了很多时间做检测,但他最终没能赚到这五十块,浪费他时间,我表示抱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