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SHI


往返

在这个作孽般炎热的夏天里

我常常从后视镜里回望

我想象中你顾盼的目光

会像天边的弦月

水银泻地的光芒一般

温柔地掷地有声

干脆得让我紧张

 

有时

雨点敲在车窗

我仓皇目睹

那块清白的玻璃里

有张

像是我涕泗横流的脸

可惜我在里面

怎么也抹不干

 

声波敲响耳膜

到站

我看着铁盒子里一连串的面具

一个一个走光

然后我穿过车流与人潮

我满心欢喜地过了街

却没到我要的彼岸

真是

傻逼一样的固执

盲流一样的迷茫

 

雨水开始毫无顾忌

在脸上堆盘叠盏、狂欢

我很想抹一把脸面

擦干手掌

再打个电话说

亲爱的

我没有带伞

可我偏偏想起雨巷

我绊着很多荆棘

我却还闻到丁香

……

 

路灯把身影不疾不徐地

交换

不慌不忙

那是宿命中排好的班

我却站不了这班岗

我早已心不由己

惯于慌不择路

逃不出它们的逐北追亡

我只顾把风声听大

好把自己淹没在

这个无处藏身的夜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