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爆你头!!! 1


——谨以此文祭奠曾经的疯狂青春并致敬逝去的SK.Gaming与WNV.Gaming

夜已经很深,该看的文章看了该聊的天聊了该喝的酒也喝了,挥舞着鼠标在桌面逡巡,最终停在了那个我已经久违的图标上面,那是CS,还是1.5的。
CSlogo
如果你不是玩过CS,那么此文对你而言会相对艰涩。如果你玩过,我力争让你去回忆巅峰时刻。

CS,国内叫反恐精英,这是引领FPS游戏革命的一款游戏,CS是两位美国大学生在无聊之际运用半条命引擎自娱自乐改造出来的一款游戏,但是这两位大学生没想到的是他们为自己设计的游戏像病毒一样在网上迅速风靡开来,从2001年到2003年,几乎你走进所有的网吧都会发现有一半以上的机子屏幕上闪烁的都是CS对战画面,各式枪械发出的声音充斥整个网吧,震耳欲聋,而身在其中的玩家们浑然不觉。

我第一次接触CS还是在高中时代,我对它并非一见钟情,当时我认为它和其他的游戏一样无聊,直到某一天,一个一直被我鄙视的狂热CSER几乎跪下来求我,他几乎是哭着说:“老七,你就给它一个机会吧,求你了!”……然后,我从此开始了我的CS征程。

作为菜鸟,你懂得。刚开始我总是被人虐,然后那些家伙就大肆嘲笑我,犹如嫖客嘲笑处男。那时候的我还是个不怎么能容忍刺激的人,我在心里默默地许愿:每个笑过我的,我要爆你头!!!

我不会忘记我在联机对战时第一次干掉的那个对手,那时候我拿了把AK,当初喜欢AK就因为它和我记忆里解放军的冲锋枪类似,后来去研究AK的历史则要另当别论。对方拿了把glock,我知道他在藐视我,但那时候我紧张得几乎没空去照顾这情绪,我把弹夹里所有的三十发子弹一股脑地向他那个方向倾泻出去,由于AK强劲的后座力,大部分子弹因为翘头都没有命中目标,但有一颗子弹很幸运地穿过了他的脑壳,HEADSHOT!我想那时候我肯定微笑了下。

作为菜鸟你必须承受的有很多,比如有人会拿把刀子就干掉你,还有人拿把狙晃过来晃过去骗你的子弹,最后一狙干掉你,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有些变态程度比较高的还会爆尸,据说现在的CS:pro版在爆尸的时候开始会溅血,效果真好。最难堪的是战绩表那边你会很长时间都在最后一名徘徊,如果组队参战的话战局失利全队的人都会怪你,我知道我迟早有一天会摆脱这状态,但是还需要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无论什么情况我们都要保持低调、低调再低调……

如果有一样东西很多人都能掌握,但是你目前还是门外汉,那么只有一个道理是适用的,那就是熟能生巧,游戏也是如此,等到你熟练了按键,熟练了鼠标,熟练了走位,熟练了瞄准,熟练了弹道,熟练了命令大全,那么,你基本上在游戏中不会再落人后了,偶尔还有几次惊艳的演出,然后你就会去期待下一次,你就是这么勇猛精进的。

时隔不久,我在本班基本上找不到可势均力敌的单挑对手,开始向年级里的一些高手靠拢,此时我已经成为对战双方拉拢的对象,一般来说,我会选择比较弱的那方,如果因此而使双方实力发生倒转,那就会是我最满意的事情之一。

我喜欢当T,这和我们国家的治安环境有关,我觉得在我们这个国度,土匪犯罪总有苦衷,而警察作恶可以毫无理由。所以我在CS里一直都是那个身穿绿衣,戴着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L337 Krew,看着那些全副武装的CT在我脚下喋血是件很快意恩仇的事儿,我刚开始以为自己变态,后来发现所有喜欢当T的人,都有雷同的感受,我只好说,这个时代有点错。

在所有的枪械里面,刚开始我最喜欢AK47,后来发现它虽然威力巨大但实在难以操控,第一次扫射和第二次扫射可以有完全不同的弹道轨迹,如果点射的话我当时的水准明显还够不着,于是舍弃了它,我开始喜欢射速快且着弹点稳定的M4,但是在CS的设置里,只有警察可以拥有它,土匪想拥有它唯一的办法就是把CT干掉,然后抢他的枪。在那段时间里,如果你经常和我玩,你会发现我经常站在CT的尸体边找他的枪,看起来就好像为CT默哀,有时候我找到了,就在我换枪的那瞬间,来自CT的某些阴险的子弹击中我,然后拉风的眼镜杀手就这样憋屈地挂了。

这实在是个麻烦,我想,因为经常这样做的话别人会以为我是个DB,然后惧怕当我的战友。

那么,我应该寻求一件威力巨大而且能得心应手的武器,顺理成章地,AWP进入了我的视野。

此前,我没有接触过AWP,但是对它的威力早已了如指掌,可以说,CS1.5战场上所有一枪毙命的几率里,AWP能占到其中的一半以上,哪怕你被它打中脚趾头,你也会立即大量失血,此后人家只要轻轻地在你身上用威力最小的手枪随便打一个部位你都会因此牺牲,所以,AWP是很邪恶的。我喜欢!

但是之前我从来没用过它,学习用它的过程就好比重新学一回CS,我重新经历了那些被羞辱的过程,但是此时我不再有所谓,首先因为我有被羞辱的经验,其次,我知道某天我可以羞辱你。所以,我很淡定地在熟练着AWP,我可以在训练地图里泡上一整天只为一次成功的跳狙。甚至上课的时候我看着老师也会觉得他脑门上有个准星,看到玻璃窗的会不由自主地判断它的几何中心在哪里,这些都是CS给我带来的并发症。古人云,艺痴者技必良,当我用单倍镜甩狙的时候感觉这话就跟真理一样。

每一种武器都有它的局限所在,AWP也不例外,它对近距离的敌人几乎威力全失,所以我们必须要给它配上一个适合近战的搭档,所有的人都知道,堪称手炮的沙鹰是最好的选择,从此我背着一把墨绿色的AWP和银色的沙鹰开始在各个地图间流浪。

从巅峰时期的状态来看,那个时候的技术水准还很一般,但是可以视年级里的其他高手如无物了。局域网对战对我来说已经形同鸡肋。

我于是把目光盯上了中国互动游戏中心,那时候浩方对战平台还在娘胎里,可以说,最早的CS高手都是中国互动游戏中心里孕育出来的,当时我很自信地进入中国互动游戏中心,结果被虐得找不着北,我被迫经常去观看那些高手的主视角,颇有收获。

当在互动游戏中心战绩可以轻易位列前三的时候,我开始觉得空虚了,因为直觉这个游戏的止境已经到来,我开始渐渐放弃它,直到我在世纪前线看到一个不知名的视频。

直至今日我还在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把这个游戏视频下载下来,因为对我来说,它可能是最令我震撼的一个游戏视频,没有之一。这个视频是AWP的一个专题集锦,无论定点狙还是闪狙跳狙盲狙都诠释得非常完美,我完全被震撼到目瞪口呆,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重看了多少遍。随着世纪前线的突然关闭,这个视频再也找不到了,我甚至因此有点失落。

在这个视频里,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手枪也可以连续爆头,第一次知道盲狙原来可以把沉重的AWP挥洒自如得像一把霰弹枪,第一次知道AWP可以一枪狙掉一个队,第一次知道原来手榴弹可以同时炸飞五个人……从此我认为我的每局CS都应该打得跟集锦一样才会让我觉得欣慰。

于是我开始练习盲狙,真正的盲狙不是不开镜,而是用极短的时间开镜,然后电光石火之间秒掉对手。很高兴的是我的中心感很好,所以我学得特别快,那时候不经意在网上遇见了个同好,互邀一起在ICEWORLD玩盲狙,对手的游戏气质很好,彼此都感到很欢乐,提高得也很快。

最神的一段时间我甚至可以不用配沙鹰就可以从容干掉近在眼前的对手,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AWP在1.5中被人称为BUG,也理解为什么狙神JohnyR可以那么拉风。

如果你只是刚入门,那么设备什么的基本上不用去在意,滚轮的鼠标、杂牌键盘已经够用了,等到你境界更高,你开始发现它们不那么顺手了,直到某一天你觉得它已经彻底限制了你的发挥,恭喜你,你开始准备烧钱了。

在此之前,我一直想对双飞燕说:我忍你很久了!直到有一天它再次丢帧我忍无可忍终于说出了这句话,然后一咬牙用几乎一个月生活费买了只铜斑蛇也配了个罗技的键盘,因为铜斑蛇体积巨大,我适应它的时候反而用了很长时间,但当我适应它的时候就开始如有神助,准星与画面细密精准的结合让我如虎添翼。

从我在CS游戏中开第一枪到我娴熟地进行盲狙,时间过去了两年多,我也从中学过渡到了大学,我曾经有个很热切的愿望就是组织一支战队,如果你是CS的粉丝,那么你一定有过与我类似的想法,我这个愿望没能实现主要是因为没有遇上合适的人选,一个都没有,网上固然有很多好手,因为地理及其他的原因,他们只能和我一样,在自己的角落里寂寞,而我曾经的好朋友都陆续离开它,只有我还在执著厮杀,再见面的时候说到参数配置说到旋转跳,他们全是一副茫然的表情,然后我知道在这个我此前无比熟悉的环境里,再也难求一败。

我很长一段时间都用Senior Killer这个名字在浩方混着,在局部地区是著名的单挑王,当然有很多人怀疑我作弊,而我是这么看的:他们的怀疑与谩骂是对我技术的最高褒奖,再也不可能有比这更好的评价了。

说到Senior Killer这名字还有个小花絮,我个人很自以为是地认为它理想的翻译应该是:资深刺客。但是那时候我舍友一个女朋友在我游戏的时候从我身边路过,看到我正在兴高采烈地奔跑在枪林弹雨之中,然后她停下来看了看我的屏幕,说了句我终身难忘的话:老杀手!于是我满满的一口可乐跟天女散花一样喷了出来,最后还要含着热泪向被喷到的人一个个说对不起……

在大学期间,几乎所有的情绪低谷,我都用书籍和CS来陪我度过,前者让我平静,后者让我自信。这种虚拟的疯狂屠戮能给人带来巨大的快感,因为你知道对面的那个CT后面,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如果在我用各种手段干掉他而他还是坚持和我对垒的话,我就开始尊重他,我看到那是曾经不服输的自己,他某天会和现在的我一样,可以从容不迫漫不经心地用鼠标和键盘打击对手。

我们一旦在某一个领域有所造诣,我们就会关注在这个环境下那些顶尖高手的表现,比如那几年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SK.Gaming分队,再比如2005年WCG上的WNV.Gaming分队,看他们这些电竞豪门在国际大赛上征战很有代入感,会为他们的成败得失挂怀,就像2005年SPAWN在闪光弹中凭感觉一枪狙掉对方,那个时候我忘情地跳了起来。这神乎其技的一枪又一次为他们带来了冠军奖杯,而这是我看过他们最艰难的一次夺冠,这是SK瑞典分队的最后一个货真价实的冠军,这时候他们的实力与此前拿冠军拿到手酸的时候已不可同日而语。没人能忘记SK巅峰2003的表现是什么样的:SK轻而易举地席卷了2003CPL夏季与冬季还有2003WCG,在几乎我们能想到的任何国际级大赛中,他们几乎都能以水银泻地般的进攻与固若金汤的防守击垮对手。只不过2003对于SK已经是永远地过去了,虽然他们的队伍甚至诞生在CS之前,那又怎么样?

WNV是国内第一支成气候的战队,巅峰时期视欧美日韩列强如无物,甚至上面提及的霸主SK也一度是他们的手下败将。但是他们的辉煌实在短暂,短暂得让人来不及遗憾,而关于WNV的昙花一现永远为国内CSER的心头之痛,他们曾经那么优秀,2005年,他们在WEG总决赛上击败来自韩国的黑马战队project为中国的CSER拿回了第一个世界冠军,次年更是在WEG大师赛上兵不血刃战胜对手再次捧起冠军奖杯,战队排名像坐火箭一样迅速蹿升到世界第一,那个时候我们都以为他们会像SK、3D、NIP一样成为一代王朝,但是该死的中国特色管理彻底摧毁了这一可能性,令人扼腕叹息。虽然WNV的辉煌无法继续,但是他们从容夺冠的事实提醒我们,亚洲也有水平顶尖的CSER,JUNGLE也是世界上数得着的sniper。

时间这样流徙,转眼间与我初次接触CS已经十年有余,我现在已经很少打CS了,我不想说因为工作和生意耽误了我对它的热情,完全没有这回事,我只是意兴索然,伴随着的还有状态的江河日下。

当年我们扛着各种枪械在网上铲除异己的时候,如果谁干得漂亮,旁边的兄弟都会说:真贱!——不要误会,这是一种含金量很高的夸奖,至于我,则是享受这句话频率最高的那个人。当我在iceworld曾经单人PK对方六个,弹尽粮绝后用小刀暴削最后一个对手的时候更是被他们说成“贱死!”,现在对CS提不起兴趣最重要的原因是兄弟们如今风流云散,再也找不到并肩作战的那种感觉,再也没机会因为对方漂亮的一枪而痛骂对方:你真贱!——这个事儿说起来还真有点犯贱。另外一些花边的原因则是因为我最经常作战的两个平台让人失望,中国互动游戏中心已经彻底没了人气,以前最火的反作弊大厅现在只有个位数的玩家在线,而浩方平台到处都在明目张胆地作弊,各种外挂效果绚烂得一塌糊涂,有人建议我去QQ对战平台,然后在那边我发现老老实实玩游戏的人完全是异类,我很想像老叔那样感慨:我不属于这个时代。这些人在面对游戏时候的价值观与我们截然相反,我们当初是一门心思提高竞技水准,他们则一心想着如何才能多挂几个外挂,所以,面对此情此景,我只想对这些只要蹲点就要喷美女图的家伙说:骚年,你误入歧途了!

十年过去了,重新回过头看这些东西就像生活的花絮,它不是主流,但它不可或缺,有时候我们的人生需要用很多载体去装满怀念,但我不想这些载体都是教科书,作为我唯一迷恋过的一款游戏,它不用花钱去买点卡,它不骗你用现金去换虚拟装备,它会让你在好胜心中不断提高你的竞技水准,它也会在不知不觉中锻造了你的团队意识,所以,面对如今满目的游戏宣传弹窗,这个富有GEEK精神的游戏美好得就像日落时分的伊甸园,用这些字儿去念叨,我觉得是一件值得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条评论 “我要爆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