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渚 4


虽然一直都呆在这地儿,但是有很多地方已经许久没去过了,某渚就是其中之一,大致算来,我已有二十年没去过那里了,二十年前的某渚海天俱蓝,看着帆桅在蓝缎一般的海面上游弋很是催人遐想,而某渚不疾不徐的海风会掠来一阵阵咸湿(与粤人所谓咸湿略有不同)的味道,清新地提醒你这便是海了,那时候我去的那片沙滩上到处是蹦蹦跳跳的跳跳鱼,抓却抓不到,看着心痒痒,只好抓几把沙子扔它们罢了。印象里深刻的是当年的某渚海警戴着帽沿强硬的大盖帽,威风凛凛,让身着军装的我徒劳而羡慕地发着呆,然后也不知道哪里响起了几声汽笛,从辽远的海面上空灵地袭来岸上,于是我又不知道要想什么了。

当年祖父尚在且健步如飞,一家人出去玩总会被他甩得远远的,别人不以为意地落后着,只有我会跟他较劲,可惜走不了几步便要陪上一通小跑,但也不觉得累,反而满心塞满了快活,那时候小姑的年龄还没现在的我大,而如今小表妹却已经比当年的我还要长上几岁,所以桓大将军说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直是性情中人之语,无情人是说不出这等话的。

常常慨叹时间是这世界上最他妈快的东西,而且它的好处是对芸芸众生一碗水端平,想来这世界上公平待人的东西不多,时间得算是头一样,在它几近冷漠的公平中,你会痛心于美人迟暮,但也会痛快于仇人嗝屁;有时它会伤害你,可是你放心,它会不知不觉地给你疗伤、抹平创痕,手法温柔得像是把你打了最好的麻醉剂,甚至你什么时候好了也浑然无觉;你常常哀伤于家中的长者既老,但你也欣喜于膝下的幼者渐壮。你简直得打不了它嘴巴,所谓造化道法,除了顺其自然,只能无可奈何了。

去某渚的由头来自昨晚看到的一张老照片,泛黄的照片里有一片陈旧的海,然后就想起要去久违的某渚看一看,于是今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就出发了,为了要亲近记忆中的自己,劳资特地沿着海岸线走,这条环海路政府说它叫F路,那它便是F路了吧。

从T路拐入F路不久我就发现,这条道路长人稀,对于单车族来说是很理想的,如果你有多余的卡路里,尽可以在这里畅快燃烧,而路边的安全套舒展地躺在地上对事发现场进行高度概括:一、这里不但可以燃烧卡路里还可以引爆荷尔蒙;二、这里确实人迹罕至。最夸张的是在滨海绿化带那里有时候连着一两公里都见不到人,爽甚。

骑行虽然畅快,但遗憾的感觉来得太快,这块地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明摆着要人无旧可怀,我甚至已经找不到可以站着看海的沙滩了,至于空气能见度更是糟糕头顶,这样灰的天摆明了要试图欣赏它的人心灰意冷,码头上臭得犹如鲍鱼星工场,而海风里有一股莫名而剧烈的化工味,爬坡的时候不得已多呼吸了几口,到了坡顶就开始头痛,对这种闻得到味儿看不见影子的东西,想日一下肇事方都找不到对象,这毕竟不比公交车里的臭屁,如果你在公交车里遭遇别人这样子对你弘宣宝气,你大可以环顾四周,觅强作镇定者为气主,而后对其怒目而视,勃然作色曰:“经济这样差还吃这样补!”其人势必赧然俯首不作二声,而你则可以扬眉吐气扬长而去。

这样的某渚委实让人无心驻足,我并未停留多少时候就返程了,物是人非还能给人以感慨,而物非人也非除了扭头就走之外别的都得算浪费表情,掐指一算这一来一回在40公里上下,累得有点不值了。

晒下宝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条评论 “某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