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子里面挑将军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以下简称《那》)最近红得很,盛名之下,我当然也不能免俗,参观之后觉得这片子虽有盛名其实难副,我不知道那些动辄打上十分九分的那些人都在想些什么,但是同一题材而比此片优秀的电影太多了,不说别的,就说隔壁泰国的,像《初恋这件小事》和《小情人》都可以轻松把此片甩几条街,只能说国人对于国语片的出于某种奇怪的自豪感而对它大大高估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姚明在华人世界为什么这么有影响力:我们再不能有什么比这个更拿得出手的了,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捧上去,管他高处冷不冷摔下来痛不痛。

如果拿《初恋这件小事》(以下简称《初》)与《那》进行某些属性上的比较,那么在这两部电影中,最大的不同就是主人公视角,一个是男方视角,一个是女方视角,而在我看来,《初》在细节方面要丰满了太多,有人说它节奏缓慢,这个我严重不同意,因为阐述初恋这种事,从发端到发展到高潮,对其中角色情绪与事件的表述唯恐不能细腻,越是细腻才越是见得剧本与导演把握观众情绪的功力,相比之下《那》就有很多牵强的情节,故事性比《初》要差了太多,虽然作者声明这是自传体,有些虚构还是显得矫揉了;另外个人觉得《初》的电影配乐也要胜出一筹,《那》的配乐有点奇怪,对于这个我纯粹是门外汉,只能直抒胸臆:不难听,但是与剧情的配搭有点不协调不入扣,你要不同意说我不懂欣赏我也没意见;至于语言方面,泰语的嘈杂难听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台湾普通话也不遑多让,面目体格上再阳刚的一个人,说起那种普通话都会变娘炮,当然这只是个人感觉,没有特地想挞伐的意思。最后提一下女主角,一样的纯一样的美好,这俩导演的眼神儿都不错,《初》的时间跨度大,所以很考验化妆的技术水准,在电影中女主角由丑到靓的发展绝对是影片不可忽略的一个大亮点,《那》在这方面就没太大的问题,因为饰演沈佳宜的陈妍希都二十八岁了,而当代女演员在装嫩的造诣上个个炉火纯青,简直就是进入演艺圈必要的许可之一啊。

这种怀旧的片子,观众都需要代入感,虽然情节不一定在多大程度上要契合你的个人经历,但是只要有那么一点点蹭到你记忆的边,就无法阻止你汹涌而来的往日情怀。

基于这是个纪实的片子,我觉得九把刀的少年时代比我幸福了太多,我在他的年纪压根就没明火执仗地追过谁,我只会暗恋,暗得对方全然无觉的那种,结果搞得性格里一堆的暗伤,这东西完全是哑巴吃黄连,如果是现在估计早就死缠烂打上了,当年那种心智还妄想早恋吃苦是相当活该的,因为把自尊看得太重要,其实意淫了那么久被拒绝也不是太大不了,最糟糕的结果也比你从未开口来得好,只是明白这个道理已经太晚,什么都不对了,我常常觉得那妞儿现在估计都不知道我曾经那么喜欢她,与这电影相似的是,她也嫁人了也当妈了,体重跟着老公的事业一起蓬勃发展,如果一定要说她是我的初恋,那我的初恋已经肿得我都认不出来了。

初恋这东西跟耍A股一样存在巨大的风险,因为就算有机会两情相悦地在一起过而最终可以终身厮守的都很少,更多的情况是:你和你的意中人可能都有暗恋的人,只是你的意中人的意中人不是你。而只有当你的意中人也在暗恋你的时候这段感情才能算得唯美,你和意中人有机会耳鬓厮磨当然是一件幸福的事儿,无论结局是劳燕分飞还是修成正果,都可以没有遗憾。文艺作品里展现的多是两情相悦这种几率比较低的事儿,而且男的帅女的靓,然后可劲儿地整出些让你纠结的事儿,而在现实中我们要纠结的事儿就简单多了:我们没有机会饰演其中的任何一个角色,我们只能远远站在外面,看着喜欢的人搅和或者被搅和。嗯,我在这个事儿上当然有遗憾,只不过那种情绪都在潜意识里埋着,清醒的时候很少有机会会去特地想某个人,时间改变了太多的东西,我们当然会怀念,准确说来,我们回忆的只是某一个不可回溯的某个片段,对我们来说非常经典的那个她仅仅存在于那个片段,如果你想象现在的她就像从前一样毫无改易,那么你一定是低估了时间的造化。

有时痛觉物是人非的时候会刺激我去想点从前的事儿,那感觉像是一个很久以前做过的缱绻的梦,它和现实没有关联,关于她的明眸皓齿曾经给我带来的那些电闪雷鸣现在看来都很是悲剧,很像《红楼梦》第九十八回里一个对话:

“故人是谁?”

“姑苏林黛玉”

……

醒过来就感觉好像那是在另一个时空的事儿,那些我们企图让它发生的它并未发生,或者你比较幸运,它发生了,但不是理想的状况,这种种早春时期荷尔蒙喷薄时候的图谋不轨在你的记忆里欲说还休,频频从你的思绪里退散又卷土重来,好像很重要又好像不重要,如此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