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天马行空的恶搞


Cult片是很奇怪的东西,优秀得出类拔萃和烂得众口一辞的都不鲜见,不用举太多例子,看看昆汀·塔伦蒂诺的作品就知道了。

这个片子叫《Rare Exports A Christmas Tale》,国内大都翻译成《稀有出口:圣诞传说》,其实我觉得反过来的话会比较好理解一些:《圣诞传说:稀有出口》。这样的主从关系会更明确一些。不过无论是正规渠道引进的或者是论坛上自己翻译的,对于电影的名称都显得有些过分随意,在这里我随便举几个例子:首先,最吐血不过的就是《魔戒Ⅲ》,大家比较清楚的一个译名就是《王者归来》,可你知道么?它曾经有个很正式的译名叫《皇上回宫》,不知道的还会以为这是个清宫戏;至于意境良好的《肖申克的救赎》还有一个港译叫《刺激1995》——靠!我知道你想刺激票房,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明目张胆,低调、低低低调,知道吗?商业目的与产品内容的关系咱们整含蓄点,想想看,如果郭敬明把《最小说》改成《多卖书》,粉丝都要向下四十五度角看他了。

闲话不多说,本影片来自芬兰的电影人贾马里·赫兰德(Jalmari Helander),本片的素材主要发掘自北欧芬兰关于圣诞老人的传说,影片的主要成果是对于美国传统的圣诞老人印象进行了一次彻头彻尾的疯狂颠覆。

就圣诞老人而言,我神州大地对于该形象的认识并不算深刻,近年来由于商家频繁利用此噱头搞活动,所以知名度急剧上升,大有比肩孔孟之势,作为美国文化极为重要的标志之一,圣诞老人给人根深蒂固的印象就那么几个:一老头,圣诞那天穿着红白配色的衣服,一部规模巨大的胡子、无理由地慈祥,他的座驾是12只驯鹿拉的雪橇,在每年的平安夜他会爬进千家万户的烟囱里往孩子床头拴住的袜子里塞礼物。

《稀有出口:圣诞传说》讲得则不是这么一回事,在这里圣诞老人变成一被镇压于数百英尺之深山底的怪物,它非但不是个笑容可掬的老头,相反,他头角峥嵘面目可憎,而当不明所以的挖掘工人把他挖掘出来的时候这个闭塞的山区立马发生了一些奇怪的现象,比如鹿场里莫名其妙就死掉一大批驯鹿什么的,而唯一清楚这些离奇事件真相的人物反而是一天然呆的小孩,这小孩不期然地从一本名叫《圣诞老人的真相》的书中发现了骇人听闻的真相,在把威胁过他的玩伴给唬得一愣一愣之后,他老爸用来捕兽的陷阱里居然掉进了个陌生的老头,然后这个奄奄一息的老头用一系列古怪的举动拉开了这个传说的序幕……

全片的气氛很是诡异,从大亨的挖掘计划到驯鹿的死去再到死而复生的老头,经历了若干个幅度极大但却相当合理的跳跃,这些跳跃导致天然呆演变为救世主,然后这个小屁孩一夜之间就突然具备了带领一大帮子胡子拉喳的大人开始拯救世界的资格,影片发展到大亨被侏儒精灵干掉的时候,我认定这是个恐怖片无疑了,但是导演再次卖了个巨大的关子,于是我以为的恐怖片一下子变成了喜剧片,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喜感。

我们在看电影的时候会习以为常地凭借暂时占有的线索来预想未发生的一切,但是这个片子绝对会让我们在这方面觉得失败,它天马行空而并不胡说八道,这样的反复无常我甚至很是欣赏,即便它如此疯狂。

下面是几张不错的电影海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