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让我目迷五色


 

把《月黑之时》看了,意犹未尽,翻腾出前两部,来了个大温习,等到一切告罄,点起一支烟,倒有几分失落,犹如元宵过后看着人家把花灯解下来的情形。

有必要一提的是,我觉得看变形金刚是会有后遗症的,我在看完那阵子只要上马路,只要看到车子组队跑,就觉得要变形了,而且还会想象它的底盘是如何拆分出来当手脚、轮子是怎么翻出来当齿轮、油箱怎么变膀胱的等等等等……

这三部曲对于讲求内涵的群众大概是不合适的,因为除了打就是打,玩的完全是声光的游戏,如果要把这电影人格化,那这电影就是个帅哥美女,可是书读得不多,看上去好看,一起过日子那还是免了。

基于漫画改编的电影往往拥有基数庞大的粉丝,变形金刚也不例外,所以严格说来这部电影真正的拥趸不多,一步不落地追着看的筒子们也许就像那句话说的:别以为老子还爱你,老子爱的是曾经的岁月。

迈克尔·贝在变形金刚的视觉与听觉效果上大做文章,可是情节上的牵强之处貌似就被他无视了,比如第二部出现的那对无厘头双胞胎,和大力神打着打着就不见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电影对于角色必须的交待,这导演也就屁眼大掉心的水准,另外不得不提的是第三部的换角风波,因为梅根·福克斯的一句抱怨,斯皮尔伯格就跟迈克尔·贝打了个电话八卦了一番,结果迈克尔·贝就把梅根·福克斯给炒鱿鱼了,窃以为你一个大导演跟一个初出茅庐的偶像派较劲,这心眼怕是纳米级的,基于梅根·福克斯在前两部中的出色表现,临场换角犹如临阵换将,属于大忌,人家和男主已经有了两次共同拯救世界的经历,这种感情积淀被迈克尔·贝用“爱慕虚荣”这几个字眼就给轻易打发了,坑爹不是这么坑的。在迈克尔·贝草草更换女主角之后,我相信很多人在男女主角感情发展线索上会有一个巨大的心理障碍。再说换上来的这个罗茜·汉丁顿-惠特莉,身材还是不错的,片头那两条腿和翘臀确实让人上火,可是她的正面与背影落差巨大,一张苦瓜脸加上一条香肠嘴,和梅根确实不是一个等级的,此人除了卖肉之外其余的表演生硬无比,鉴于这是变形金刚的最后一部,迈克尔·贝此举难逃马虎塞责的嫌疑。

梅根·福克斯

罗茜·汉丁顿-惠特莉

月黑之时在电影细节方面的努力乏善可陈,可是在广告植入方面却殊为可观,联想、伊利、凯美霖滤光屏……尤其是美特斯邦威,因为它企图包裹女主角的缘故,所以它在我这里得到了极为充足的曝光率,在本片中国产品牌轮番上阵,特写镜头给得极为大方,俨然一部中国企业的巡礼片。

本片的狗血之处在于变形金刚的拟人化,明明钢筋铁骨的,缺胳膊少腿的时候也会流血,还是红的,还好没再拍下去,要不然接下去就该擎天柱上厕所拉出铅球大黄蜂来月经挥洒番茄酱了。还有大黄蜂被包围的那一幕也巨搞,迈克尔·贝居然让它双手抱头投降,丫搞得跟二战战壕里的美军俘虏一样,在狗血方面最严重的情节就是男主角PK红蜘蛛了,这一幕让笔者确信了迈克尔·贝正在把变形金刚的智商与战斗力扯到和他本人一个水准,这是本片至为荒谬之处,所以当红蜘蛛痛苦万状地惨叫:“My eye! My eye! My eye!”的时候,差点没把劳资呛出个可乐肺。

当年变二被骂得迈克尔·贝自己都认不出来的时候,丫还诚恳地找了许多的借口并表示变三绝对会比变二好看得多,可是从现在看来,大家都被忽悠了。严格说来其实迈克尔·贝此人在电影方面的造诣相当有限,把故事讲好是导演最最基本的基本功之一,可是就连这个对他来说好像都很困难,广告出身和他拍MTV的经历严重影响了他的镜头感,所以人家说他拍电影好比程咬金的三板斧:爆炸,音乐,航拍,完了就重来一遍,简单粗暴地和瓦岗寨的混世魔王一样。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狗屎运好得跟张纪中有的一比,总有像撕皮儿剥壳这种冤大头砸钱给他放烟花,而他拍戏风格像吴宇森,不让他搞爆破他会得抑郁症的,他唯一擅长的电影技巧就是会营造极佳的视觉效果,此外一无是处。也因此在好莱坞不乏对他口诛笔伐的专业影评人,他们认为没天理的事儿很多,爆破专家迈克尔·贝可持续发展的导演生涯也是其中的一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