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有余悲,不如仙去 1


几乎是无意的,听到了这曲子,然后就被震撼了。

音乐和文章类似,偶得比刻意总要好太多,这道理用在恋爱上也无不可。

据说艺术是难产的,可是要让艺术触觉找对对象也并不容易。

有时候我们不免要怪自己太笨,拙口笨腮地难以言说自己的感觉,而常常会在不经意间机缘巧合地看到某篇文章、某帧摄影作品的时候击节称赏:“这话就是我想说的/ 这色彩就是我要的!”此时我们心里有块垒抚平的畅快,而同时对作者服膺:牛!真牛! 真他妈的牛!

听《故乡的原风景》,就有类似的感觉,仿佛这音乐一直等在这里,就等自己来享受那种熨帖。

因为纯属无意中的聆听,陶笛的音色之前并没有认真体味过,所以猜了半天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陶笛音色的出色之处在于:比笛子来得醇厚,又比箫来得清脱,可是空灵甚于笛而沉郁并不弱于萧。如果笛、箫是两极的话,陶笛就深得中庸之妙。如果说二胡是演绎悲苦的利器,那么要演绎空灵与幽怨,简直就没有比陶笛更好的选择了。

暗夜里,灭了灯,选个最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然后音乐就开始毫无尘滓地如九天之水一般徜徉于我心之空……

虽然身处闹市一隅,但陶笛绵长而飘渺的气息所驾驭着的音符依然能让人犹如乘上彩云之端……

让人须臾间依稀感觉在夜凉如水的时候泛一叶飘渺于洞庭,此时长空如碧,有熹微的星光点缀其中,风推帆进,继而水纹多情地迤逦开来,于是神光离合……

又仿佛身在大漠,明月当空,对着灼人颜面的篝火与浩瀚的戈壁,苍穹如黛,有风声呜咽,沙石游移,依稀一骑绝尘,衣袂飘飘,蹄声渐远,不知天涯另一端谁人迷离了双眸……

更好似立于巉岩,下临幽渊,曼舞狂歌,群山回应,上有彩云逐月,中有骚人断肠,下有清风过岗……

无论哪种意境,都让人觉得有种沁入骨髓的孤冷凄绝之感,仿佛遗世独立,去来逍遥,可是幽怨依稀,似有牵系。传说中的当年,在湛蓝的苍穹之下,当嫦娥像飞天一般迎向那一轮皓月的时候,心间超脱与牵挂的情愫是否也如这般矛盾?而她的泪光与漫天璀璨的星光从此交相辉映成一个既浪漫又令人怅恨的传说……

或有余悲,不如仙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条评论 “或有余悲,不如仙去